第一部 苦乐篇 第二十六章(下)
乔峰闯进破庙后,一下子惊呆了。

  只见嫂子康敏正蜷缩在一个角落,双手抱膝,上身的衣服被撕得是一片一片的,半个洁白肩膀露在外边,身子不停的颤抖。呜呜咽咽得哭泣不止,一副像是受了很大惊吓的样子。在她不远处还躺着一个赤身露体的男子。男子双手捂着下体,在地上不住的打滚,哼啊哈的呻吟不止,好像是很痛苦的样子。原来啊,他是在和康敏的搏斗中不小心被踢中了下体。差点儿就要了老命。

  康敏见乔峰到来,惊喜地抹了一把眼泪,喃喃的叫了声:“叔叔!”

  乔峰抢到康敏身边蹲下身子,关切地道:“嫂嫂,你怎么样了?”

  康敏满腹委屈的一下子扑到了乔峰的怀里,“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乔峰伸手轻轻地拍着她的肩膀,安慰道:“嫂嫂,有我在!别怕,别怕!”

  康敏指着躺在地上的二愣子,对乔峰道:“他……他……”一时哽咽的说不下去了。“

  乔峰回头狠狠地瞪瞪视了二愣子一眼,对康敏道:“嫂嫂,我帮你收拾他。”说着站起身来,走到二愣子身边。

  二愣子早已是疼得死去活来。浑没想到还要挨揍。

  乔峰恶狠狠地用手指着他,道:“你欺负我嫂嫂!”

  二愣子迷迷糊糊地道:“她……她踢我。”

  乔峰道:“欺负我嫂嫂,还他娘有理了,看拳!”“砰”的一声,打在二愣子的身上。

  二愣子痛的“啊”了一声。着地又打了个滚。

  乔峰道:“奶奶的,不够解气,再来一拳。”砰”的一声,一拳打在他的脸上。

  二愣子只觉眼前金星乱冒,疼得哇哇大叫不止,求饶道:“好汉,饶了我吧,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乔峰道:“说的好听,今天不给你来点儿绝的,只怕日后还会有别的女孩被你祸害呢。”说着伸手把二愣子捂在下体的手波拉开。像是大脚踢球射门一样飞起一脚,正中二愣子的命根子。

  二愣子撕心裂肺地“啊”了一声,就晕过去,不省人事了。

  乔峰见二愣子不动了,也不叫了,寻思:“不会是出人命了吧?”忙俯下身一探他鼻息,不觉吓了一跳,还真没气儿了。此地不易久留,得赶紧走。站起身,走到康敏身边,道:“嫂嫂,我已经教训他了。咱们走吧。”

  康敏探头看了二愣子一眼,颤声道:“他怎么不动了。不会是已经死了吧……”

  乔峰脱口道:“没事,装死呢。咱们走吧。”

  康敏低头看了一下自己身上被撕烂的衣服,吞吞吐吐地道:“我……我这个样子,怎么出去。”

  乔峰见状,忙脱下自己的上衣给她披上。道:“这样可以了吧。”

  康敏深情地点头道:“嗯!”

  乔峰扶起康敏往外走,走到二愣子身边时,乔峰还不忘再骂上一句,直娘贼!回头别让我再看见你,看见一次打一次。说完和康敏走出庙门。奔家而去。

  小和尚在外边溜达了好一会儿才回到庙里。进门后见二愣子赤裸裸的侧着身子背对他躺在地上,而已不见了刚才的那位女施主。本来希望还能再次见到她呢。现在化为泡影了。

  二愣子施主也真是的,这么冷的天,脱得光光的,还躺在地上睡,也不显冷。说着走到他身边,蹲下伸手搭在他的肩上摇晃着道:“施主,施主,冷不冷啊?怎么不穿衣服啊?”摇了半天,没动静,怎么回事?忙把他身子扳倒放平,一看不禁吓了一跳,发现他鼻子还流着血。忙伸手探他鼻息,一探傻眼了,吓得他一屁股瘫坐在地上。自语道:“怎么会这样?”肯定是刚才那女施主干的。看来师傅说对了,女人是老虎,还真是吃人啊。对了,还有刚才半路上遇到的那男的,他也来这了,现在不见了。肯定是他俩和谋把二愣子给害死了。但这到底是为什么呢?不管怎样,杀人就得偿命。我得去官府告他们。刚要起身,一想还是算了吧,师傅说过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如果我告他们,他们咬住说是我杀的怎么办?那我岂不是就傻比啦。他们都跑了,我也得赶紧跑,要不被路人发现了,我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于是走到供桌前,把放在下边地自己带来的箱子扛在背后,慌慌张张地出了庙门。只想跑的越远越好。

  乔峰和康敏回到家后,乔峰忙从衣箱里拿出件衣服让她换上。康敏换过衣服,坐在床沿,神情呆滞,不声不响。眼角还带着泪痕。看来刚才的事对她打击着实不小。乔峰挨着她坐下,想安慰几句,却又不知说什么好。在他意识里,嫂嫂可能已经被那家伙给办了。他想确认一下,但又不好意思开口。

  康敏斜眼见他欲言又止的样子,说道:“叔叔,你有什么想说的,尽管说吧,我已经没事了。”

  乔峰嘴唇动了一下,张口想说,但还是没说出口。

  康敏道:“叔叔,你说啊,别憋在心里,会憋出病的。”

  乔峰长舒了一口气,定了定神,鼓起勇气道:“我想,我想问你一下,刚才那家伙得逞吗?”

  闻言,康敏肩膀微颤了一下,没言语!

  乔峰释然道:“我明白了,这个问题你不用回答了。”

  康敏扭头对着他道:“你明白什么了?”

  乔峰没想到她会有此一问,一时语塞,不知如何作答。

  康敏见他的窘状,“戚”的一声,笑了出来,正色道:“叔叔,你明白错了,我还是好好的,那家伙还没得逞呢,就被我踢中要害,痛得死去活来了。”

  乔峰闻言,一下子跳了起来,兴奋地在地上打了几个倒翻。欢笑着道:“太好了!太好了!你没事,我真是开心死了!”

  康敏头一次见他天真无邪的样子,真像个童心未泯的孩子。不禁脸上露出了温馨的笑容。

  乔峰走到康敏身边,望着她道:“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想说出来。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

  康敏道:“说说看?”

  乔峰刚要开口,又犹豫了。他这人特好面子,怕说出来嫂嫂不接受。但他深吸了一口气,还是很隐晦的说了出来。

  “嫂嫂,我想和你尿一壶里。”

  康敏一怔道:“你说什么?”

  乔峰干脆道:“我想和你一起过日子。”

  康敏一时沉默了,没有说话。

  乔峰心里打着鼓,脸涨得通红,期待着她的回答。

  过了一会儿,康敏才幽幽的道:”我结过一次婚了,再结就是二婚,你不嫌弃?”

  乔峰坚决地道:“不嫌弃!”

  康敏道:“还有,我已经不是雏儿了。”

  乔峰道:“没关系!”

  康敏道:“另外,我这个人有时爱使小性子,有时脾气还很暴躁,你能接受吗?”

  乔峰道:“全盘接受!”

  康敏道:“那我没什么可说的了。”

  乔峰没明白她最后这句话的意思。还以为她没同意呢,心里隐隐有些失落。

  康敏见状,伸手指在他额头顶了一下,道:“傻样,我已经答应你了,还想啥呢。”

  乔峰一听这话,像是吃了蜜糖一样,心里甜的要死。脸上的笑容如春花绽放,灿烂无比。伸出双臂紧紧地将康敏搂在了怀里。

  康敏被他搂抱着有些喘不过气来,但欣喜之情和乔峰是一样一样的。

  于是,他们不久就结婚了。由于康敏是二婚,所以也就不再大办了,一切从简。就是不从简也不行啊,全村的人对他们的看法很坏,没一个人前来道贺。因此婚礼办的简单很正常。不管怎样,他们能够走在一起,至少彼此的心里都是幸福的。对于别人如何看待那就是另回事了。

  但是结婚过日子,别忘了还是要有物质基础的。这个重任无疑是要由乔峰来承担的。他能承担起来吗?他能把日子过得红火吗?他能给康敏带来幸福吗?下回再说吧。

  '
继续阅读: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