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苦乐篇 第二十五章(下)
biqugu.net(笔趣谷无弹窗)提供高速文字无弹窗的小说,让你阅读更清爽,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真是寡妇门前是非多。乔峰公然住在一个寡妇家里,没两天就引起了全村的轰动。

  有人公然指责康敏不守妇道,刚死了丈夫就和小叔子勾搭上了,真是贱货一个。

  更有人公然开骂,说康敏就是一破鞋。大哥穿了,小叔子穿,等哪天小叔子死了,谁想穿都可以穿。反正是破鞋嘛,免费的。

  迫于压力,乔峰是心惊胆战的不知该如何应付。康敏却表现出无所谓的样子。反正自己和叔叔是清白的,何必太过计较他人的看法呢。

  乔峰可不这么认为。他这个人特别注重面子和名声。遇到这样的事他尤为担心。于是整天把自己关在家里。甚至不敢踏出大门一步。

  有些时候我们在回避一些事的时候,往往事情会越描越黑。乔峰整天的不出门,让村里的人再次议论纷纷。

  有人说,康敏对他的小叔子可好了。把他养在家里,养得白白胖胖的,一点活都不让他干,只需晚上出点儿“力气活”就可以了。

  流言蜚语,漫天飘洒。乔峰真快要疯了。康敏却安慰他道:“叔叔,你活好自己就行了。何必在意别人的感受呢。

  乔峰说:“别人的感受只是一方面,其实我更担心的是你。你走在大街上,让人骂,你说我心里能好受吗。哎!要是我不回来就好了。”

  康敏道:“叔叔能想着我,我就已经感激万分了,至于他们说什么我都不在乎。”

  乔峰道:“为了我,让你受这么大的委屈,我真是枉为一个男人了。不行,我得想办法解决一下。”侧头想了一会,突然萌生了一个想法,但是不知道可行不可行。想给康敏说一下,但话到嘴边了,又不好意思说出口了。

  这天小敏上街,路上碰上了同村的二愣子。二愣子阴阳怪气的,都快奔四的人了,还没娶到老婆,整天郁闷的不行。自从得知康敏守了寡。他一下子来了精神。娶个黄花闺女没戏了。弄个寡妇应该不成问题吧。想到这些他不由得笑了,笑得好淫邪。好像康敏已经成了他的囊中之物,只待他慢慢享受。

  康敏没想到会遇到他。知道此人整天像丢魂一般,疯疯癫癫的,索性就当没看见。加快脚步,想给他来个擦肩而过。没想到二楞子却伸开双臂拦住了她的去路。

  康敏一惊,道:“你想干啥,快让开!”

  二愣子嬉皮笑脸地道:“想干啥,你能不知道吗?”

  康敏环顾四周,发现一个路人没有,不由得一阵心悸。定了定神,笑着说:“你怎么现在还不回家啊,该吃中午饭了,别让你妈等着急了,快回去吧。”

  二愣子坚决地道:“我不饿,我妈除了让我吃上饭,别的什么都帮不了我,我今天想干点儿别的事。”

  康敏故意打岔道:“别的事,是拦路抢劫?还是偷鸡摸狗?”

  二愣子道:“是偷人!”

  康敏故作镇定地道:“那偷得人呢?”

  二愣子“哼哼”了两声,道:“你少给我装蒜,我偷得人就是你。你说你是主动投怀送抱呢?还是让我来个霸王硬上弓?”

  康敏呸了一声,道:“痴心妄想!你快让开,要不然我喊人了。”

  二愣子道:“喊吧,没人!”

  康敏道:“那你看后边有人没人。”

  二愣子猛然转身回头,连个人影都没有。知道自己上当了。忙转身,见康敏撒丫子跑了。但是毕竟时间短暂,还没跑多远。二楞子大骂道:“破鞋!哪里跑!”

  康敏毕竟是一女的,还没跑多远呢,就被二愣子从后边追了上来。他伸手一把抓住了康敏的后领。康敏是拼全力想挣脱开他的魔爪,可二愣子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竟是大的惊人。他伸出另一只手猛地一托将康敏扛在了肩上。康敏大喊大叫。拳头不停的在他身上乱捶,两腿不停的乱蹬一气,二楞子不管不顾,扛着他一步一摇地来到附近的一个破庙里。

  进了庙,二楞子急不可带的将康敏放到地上,按上去就要扒衣服。只听见从墙角传来一个声音,说道:“施主,你这是干吗呢?”

  二愣子闻声回头,发现墙角边坐着一个小和尚。正呆呆的望着他。刚才来的匆忙没发现。这时只见小和尚浓眉大眼,鼻子扁平,一对扇风大耳差不多和猪耳朵一样大。相貌甚是难看,年龄大约在二十岁左右。

  二楞子道:“小和尚,你出去。我要在这办点事?”

  小和尚道:“外边天冷,我不想出去了,你办你的,我不影响你。”

  康敏本以为小和尚是出家人,定会全力救他。没想到他会说这样的话。可能是他太单纯了,还不知道这个人想干的是什么事。于是对小和尚道:“小和尚,救我啊,他要强奸我。”

  小和尚淡淡地道:“强奸是做什么?”

  康敏一听这话,立马像是泄了气的皮球,心里叹道:“我今天算是玩完了。”

  二楞子道:“小和尚,我跟你五块钱,你去买点糖吃吧,待会再回来。”

  小和尚道:“吃糖坏牙,我不喜欢吃糖。”

  二愣子道:“那你随便买点儿吃的吧,好吗?我求你了,你离开一会儿好吗?”

  小和尚想了一下,道:“那好吧,我就出去一会儿,但你尽快办事啊,外边天可冷了,我可不想多待。”说着站起身来就要往外走。

  二楞子道:“我佛慈悲,谢天谢地!”

  康敏眼看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也要抓不住了。急得要死。嘶声裂肺地对小和尚道:“你没看见啊,他是要杀我,你快救我!”

  小和尚一听要杀人,停下脚步不走,问二楞子:“可有此事?”

  二愣子辩解道:“你别听她瞎放。我敢在你这活佛面前杀人吗,我还怕下十八层地狱呢?”

  小和尚赞同地点点头道:“有道理,谅你也不敢。”

  二楞子道:“我要办的是好事,你应该为我祝福才对。”

  小和尚道:“那祝你办成好事,我出去了啊。”

  康敏道:“小和尚,你今天要是敢走出这个门,我就死给你看。”

  小和尚一怔,道:“施主,你怎么老是想着死呢,活着多美好。像我一样自由自在,多好啊。”

  康敏道:“我何尝不想自由自在,可眼下你没看见这个人压着我,让我失去自由了吗?”

  小和尚道:“也是!”对二愣子道:“施主,先放开这位女施主吧,你会把她压疼的。”

  二楞子道:“小和尚你这人怎么这样啊,你答应过我先出去一会的,快出去好吗?”

  康敏道:“小和尚,我想要自由,你快帮我啊,帮我把这个人赶走,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你的大恩大德。

  小和尚伸手搔了搔头,左右为难,想到底听谁的呢,还真是一个问题。

  二愣子和康敏屏住呼吸,带着期待的眼神,希望小和尚能够听自己的,可小和尚还在犹豫不绝。一时间空气好像是凝固了一般,静的出奇。

  突然小和尚一下子跳了起来,兴奋的道,我有办法了,我拿两张纸片分别写上你们的名字抓阄吧,抓着谁的名字就听谁了,你们说怎么样?”

  二愣子和康敏是又好气又好笑。抓阄?没开玩笑吧。既然小和尚想抓阄那就抓吧,至少自己还有百分之五十的希望胜出。

  '
继续阅读: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