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苦乐篇 第二十三章 (下)
biqugu.net(笔趣谷无弹窗)提供高速文字无弹窗的小说,让你阅读更清爽,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到了卧室,全冠清将小敏轻轻的放在床上,让她平躺下来。

  此时的小敏好安静,安静的就像一个熟睡的婴儿。微翘的嘴唇,低垂的睫毛,小巧的鼻子,圆润而泛红的脸庞,无不惹人怜爱。

  全冠清静静的望着她,思绪在飞翔,如此惊为天人的尤物,如果扒光了会是什么样子的呢,他不禁有点儿蠢蠢欲动了。

  是啊,这样的时刻,这样的场景,如果作为一个男人不动心的话,就不能称之为男人。

  或许是胆怯的缘故吧,全冠清虽有心挺身而上,但是手脚却像是被锁住了不听使唤。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全冠清除了凝望还是凝望。小敏显然已进入了梦想。

  全冠清担心的是,如果自己不顾一切的扑上去,小敏惊醒了会不会反抗呢?一旦反抗,那他的计划就彻底泡汤了。

  但也不一定是这个结果啊,从小敏的种种迹象可以看出,她分明是在诱惑他,心里想的是,把我吃了吧。我期待已久了。

  想到这些,全冠清全身再次亢奋起来了,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成败在此一举,就看自己有没有这个勇气。

  他双手撑在床沿,把嘴慢慢的凑了过去。伸出舌头,轻轻的添了添小敏的鼻尖,继而是脸蛋。继而是额头。

  小敏仍在沉睡中,似乎对外界的侵袭有所察觉,但并没有反抗的意思。真是万幸。

  当然,全冠清是不满足这些的,这才哪到哪。占领高地,深入秘谷,才是最终目的。

  小敏的肌肤是什么感觉的,柔滑?温软?细腻?无一或缺吧。

  全冠清深吸了一口气,开始伸手解小敏上衣的纽扣。一颗,两颗,三颗。每解一颗,他的心就会随之跳动一下。当最后一颗解掉时,便露出里边粉红的抹胸。

  抹胸被乳峰高高的撑起,像是两座帐篷。他将手搭在上边,轻轻的摩挲着。小敏发出了“嘤咛”的一声。

  欲火一旦燃烧起来,和熊熊大火一样不可遏制。

  全冠清鼓足勇气,一下子将抹胸掀了起来。我的天啊!眼前的美景把他惊的是头昏目眩,身子摇摇晃晃差点栽那。

  丰满而浑圆的乳房高高耸起,小巧的咪咪,粉红的乳晕。真有一种无法形容的美。

  全冠清快马加鞭,一件一件的帮小敏脱,直到她一丝不挂。

  当整个裸体呈现在他面前时,他的嘴大了,眼直了,身子硬了,犹如一具僵尸。

  难道说小敏一点反应都没有,怎么会呢。也不知她是故意的,还是醉的人事不知了,竟然仍是闭着眼睛没有醒来。

  全冠清突然意识到屋里好像不怎么暖和,小敏就这样裸着,说不定会被冻醒,于是忙拉过棉被给她盖上。再去烧了三个火盆放在屋里。

  等一切都办妥后他又洗了个澡才来到卧室。

  他来到床前,脸带淫笑的缓缓脱下披在他身上的浴巾

  紧接着“哗啦”一声,盖在小敏身上的被子给掀了下来。

  映入眼帘的是一具浑然天成的娇美女体。面色红润,肌肤胜雪,曲线玲珑,每一个部位都是那么的完美,令人遐想翩翩。

  全冠清更是如此,他狠狠地吞了口口水,情难自禁,欲火焚身,忍不住要挺枪上马了。

  他慢慢的爬上了床,侧着身子,一手撑床,再次凝望小敏。

  小敏脸上浮起一抹淡淡的绯红。吐气如兰,胸脯因呼吸而一起一伏。

  全冠清只似全身要炸了开来,心想真是不能再等了,开始吧。

  他伏低身子开始亲吻小敏,吻她的脸颊,吻她的樱唇,吻她的琼鼻,吻她的脖颈,吻她的酥胸,吻她的小腹……在小腹逗留了一会儿,最后猛然而下……

  小敏浑身一阵痉挛,扭动着身子。口里发出“呃,呃的呻吟声。

  全冠清像是疯了一般,抬起头,嘴上已是湿淋淋了,于是身子向上挪了挪,一下子把小敏裹在了身下。

  不可思议的是,小敏竟然伸双臂紧紧地抱住了他,嘴里喃喃的自语道:“叔叔,叔叔。

  全冠清会意错了,以为她说叔叔,就是“输输”的意思,她嘴上都答应了,那还等什么,就输吧。

  于是在莽莽草丛中左冲右突后,终于进入了福地。那感觉爽得他身子如同电击一样,浑身血液如万马奔腾一样不可遏止。全身的骨骼更如散了架般,说不出的舒服,畅快。

  可能这种感觉太爽了吧,全冠情没坚持几下就山崩水泄了。扒在小敏身上呼呼喘气。

  过了好一会儿,才从她的身子上滑落下来,一脸的满足,一脸的幸福。

  小敏直到次日中午才醒来。醒来时发现自己睡得不是自家的床,才恍然想到昨天是喝多了,自己呀,是睡在别人的床上。不由得一阵担心。昨晚梦见叔叔乔峰了。而且好像还和他那个了。想想有点像真的。正自我陶醉之际,突然心猛的跳了一下,这是在全冠清的家,昨晚他不会对我做了什么吧,想到这些,心里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真有可能。但又看到自己还是穿着衣衫的,才松了一口气。可能是我想多了吧。

  正在这时,全冠清笑吟吟的进来了,见她醒来,已坐在了床上便道:“小敏,昨晚睡的好吗?”

  康敏还是有些担心昨晚发生的事可能是真的,忍不住问道:“你昨晚没对我做什么吧。”

  全冠清想到昨晚你可是自愿让我输的。现在怎么又问起这个了,看她脸色好像还有点儿生气的样子。只好否认了。道:“没有啊,你看你的衣服不是还穿的好好的吗?”其实衣服是全冠清后来又给她穿上的,只是她醉的人事不醒,没感觉到而已。

  康敏道:“没做就好了,要是真做了,我也就没有必要再活了。”

  全冠清道:“瞧你说的,有那么严重吗。”

  康敏道:“当然了,作为一个已婚女人,要从一而终。我不能做对不起我丈夫的事。”

  全冠清心道:“你就装吧,总有一天,我会让你背叛丈夫,心甘情愿的投入我的怀抱。咱们走着瞧。

  康敏见他不说话了,问道:“你在想什么?”

  全冠清回过神来,道:“没,没什么。”

  康敏突然大叫一声:“哎呀!不好了,我一夜未归,我丈夫还不担心死啊,我得赶紧回去。你快送我回去吧。说着跳下了床。

  全冠清脸现不悦,但又不好什么,淡淡地道:“好,送你回去。”

  时间倒回到昨天下午,且说马大元下班回家后,没发现小敏的人影,以为她是上街买菜去了。可是等到晚上,她还是没有回来,才开始焦急起来。

  时间每过一分,他的担心便加重一分。

  到了午夜十点的时候,他就已经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了,在屋里焦急地踱着步子,双手一个劲地搓来搓去。想,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出事无非有这几种可能。

  一是,小敏半路上被劫匪给劫了。人家给她要钱,而她身上又没带多少钱,没有得到他们想要的那么多,于是看她姿色不错,就把她的色也给劫了,小敏誓死不从,劫匪恼羞成怒,给她来了个先杀后奸,真是惨不忍睹。

  二是,小敏已经不喜欢他了,学会偷偷摸摸的偷汉子了。

  这两种可能,哪个也不容乐观。

  但真要是这样的话,他宁可第二种可能发生。那他还可以质问小敏为什么要做对不起他的事,是自己做的不好,还是有别的什么原因。总比第一种可能死的那么惨要好点吧,他是深爱着她的,在怎么着也是希望她好好活着,哪怕她爱上别人也无所谓。

  但想归想,他当然还是希望两种可能都不要发生。小敏可能是去串亲戚去了,或是去朋友家了,或是迷路了。都是好的可能。

  我应该出去找找才对,老这么耗着也不是个事啊。于是急匆匆的出了家门,街坊四邻都被他从睡梦中惊醒。小敏常逛的几个街他都找了个便,也没见个人影,整整找了一夜也没找到。第二天早晨,他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家。没办法,只好在家等了。

  早饭没吃,午饭也没吃。就这么干等着。就在他濒临崩溃的时候,一个身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不是我心爱的小敏,却又是谁?

  '
继续阅读: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