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苦乐篇 第二十二章 (下)
biqugu.net(笔趣谷无弹窗)提供高速文字无弹窗的小说,让你阅读更清爽,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记得我年轻的时候,家里很穷。穷得都连媳妇都娶不上。我爸妈觉得可对不起我了。我安慰他们说,爸妈,这不能怪你们。你们辛辛苦苦把我拉扯大,我已经很感激你们了。我的婚姻大事还是有我自己办吧。我妈听了这话越发觉得愧对于我,只是偷偷地抹眼泪。我爸说。你自己找要求也别太高了。咱家穷,娶一大美女咱也养不起,人家可不跟着咱受苦。我拍拍胸脯坚定的说放心吧。我自有分寸,虽说咱穷了点,但人穷志不穷。事在人为,一切在于努力啊。就这样我是边工作,边找对象。我干的工作是在一家饭店给人家端盘子,刷碗的。具体的说就是一打杂的。因为自己家里无权无势,好工作也轮不着咱啊。所以就只好踏踏踏踏实实的干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认识了她。一个温柔沉静的女孩,长相更是没的说,细柳蛮腰,樱桃小口,面如满月,眼似秋水,可比飞燕,胜过西施。我第一眼看到她就再也放不下了。只可惜人家身份高贵,我是想配也配不上。你道她是谁。她不是别人,正是我们饭店老板的千金大小姐,而且还是一支独苗。向来被父母视若珍宝的,她叫红杏。她没事的时候就会在饭店里转转。就这样我们认识了。我也说不上来是怎么回事。店里有好几个打杂的男士,唯独对我最关心。有什么重活从来不让我干,而且有什么好吃的她也会留给我一些。弄得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是,我一直牢记我爸给我说过话,漂亮的女孩咱不能找的。所以像她这样漂亮的女孩我是不在考虑的。可缘分这东西谁又说的清楚呢,你不找它,它找你。想拒绝都困难。有一天,让我一辈子都无法忘怀的事终于发生了。什么事呢,肯定是好事。那天,我正好休假。她突然火急火燎的闯进我的房间说让我出来一下,我说有什么是吗,她没说什么,只是拉起我的手就走。我问她去哪她也不说。而且慌慌张张的。我还以为有什么大事发生了。随着她步出房。跟着她走啊走,最后竟走到了一片小树林,一个荒芜人烟的地方。我不知道她欲于何为,所以有点儿害怕。正当我有点不知所错之际,她突然和我正面相对。深情的凝望着我说,我看是你了,你要了我吧。我当是只觉得头“嗡”的一下,顿时什么都不知道了。我吃惊的看着他,双腿不停的颤抖,差点栽那。她双手搭在我的肩头摇晃着道:“你说话啊,傻啦。说真的,我当是还真是傻了。我没想到爱情会来的这么突然。她原来也爱我啊。可她如此直白的表达自己的爱。整的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我捏捏嘘嘘的想说什么,可喉头想是塞了棉花一样,愣是一句话没说出来。她见我始终低着头一句话不说。愤愤的说了句,你不是男人。说完转身跑了。剩下我一个人呆呆的站在那,好像是魂魄飞到了云端,在上边飘啊飘了半天都下不来。待我回去的当天晚上我就睡不着觉了。一个美女都主动投怀送抱了。自己又敢作何打算呢。按照一般男人的想法,当然是上之而后快的,可是对于我这个老实厚道的人来说,上意味着要负责任的。人家把肯把白花花,活生生的身子给你,说明人家已经对你产生感情了。你要是上后而负了人家,那岂不是等于把人家往火坑里推吗,这样的事我是万万做不来的,要做就做彻底,能保证人家一生的幸福就行。可是对我来说我能保证吗,家里穷的哈侯气。自己也不是那么能挣钱的人。这正是我苦恼的问题。所以没有别的办法,我只能选择拒绝她。第二天再和她见面的时候,好像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她依旧给我关心,依旧给我好吃的。她越这样我越觉的心里内疚。其实我真没想到她还是一个挺执着的女孩,我还以为我无声的拒绝已经平息了她心中的爱情之火呢,没想到根本不是那会事。她后来对我越来越好了,基本上店里的活都不让我干了,不干活还给我开高工资。没想到着小妞还真绝呢,于是我最终没能经得起她糖衣炮弹的攻击,最后无奈之下只好缴械投降了。就这样我俩常偷偷的约会,因为没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所以只能偷偷的进行,一切等生米做成熟饭了,什么就好说了。我们约会的地点竟是些荒郊野外的地方,季节正好是阳春三月的时候,小山上,密林里,小河畔,窑洞里,都留下了我们缠绵的痕迹。我俩一亲热就是两三个小时,恐怕烈火干柴都难以形容那股子劲。”

  听到这,全冠清忍不住道:“喔噻,你能坚持俩小时啊?”

  老者道:“你又胡想八想了吧,其实我们最多做到了零距离接触,还没到负距离接触?”

  全冠清好奇道:“什么叫负距离接触啊?”

  老者道:“小孩子家,说了你也懂,还是听故事吧?”

  全冠清“噢”了一声,不再言语。

  老者继续道:“可是也正应了那句话,纸包不住火,我俩的事最终还是败露了。或许是我们做的还不够隐蔽,不知道是被谁偷看到了我俩的缠绵,这一看到不要紧,流言蜚语很快在当地传开了,小孩们都说他们有一次在密林深处看到两具赤裸裸的肉体在草地上打架呢。大人们有的说她肚子里已经怀上了,再过一两个月就可以看到她肚肚上的大西瓜了。更有甚者竟然说她已经生下了一个小孩,怕父母知道,败坏家里的门风,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把孩子活活的掐死后扔山沟里了。真你妈是人言可畏啊。其实我俩亲热的时候是把握着度呢,她也怕怀上孩子,所以我为了她每次都控制的很好。不过可着实委屈了自己。

  这一败露后果可惨了。她爸知道此事后把她吊在梁上,拿着鞭子照死里才打呢,她妈心痛女儿,哭着跪着求她爸放过女儿,可她爸也太铁石心肠了,愣是把她女儿打了个半死不活。由此可知我的结果了。只能是卷铺盖走人。我不甘心,还找她爸理论过呢,我理直气壮的说,你女儿喜欢我,我也喜欢她,你就把她嫁给我得了。没想到他爸只说了一句话,我立马蔫了。他爸说的是你有一百万吗?我当是气的差点儿跳起来,一百万,你把我杀了吧。但这话我没说,知道说了也没用。无奈之下,只好走人。可我心里放不下她啊,我知道此刻她一定也正在想我。但我又能做些什么呢。就这样我会到了自己的家。爸妈见我回来,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整天苦着个脸,一句话不说,只知道吃了睡,睡了吃。过着猪一样的生活。他们心里也不好受啊。那段时间我差点都快要崩溃了。我多么渴望,他们的父母突然回心转意了,拿着聘礼来我家提亲了。我热情的接待他们,还对他们岳父岳母的叫个不停。可这样的事左等右等怎么始终就等不来呢,我这个自恋狂后来彻底失望了。

  说着说着老者脸上已淌满了泪水。全冠清听的也是眼圈都红了,低着头,陷入了深思。

  老者伸衣袖擦去脸上的泪滴,叹了一口气,再也说不下去了。

  全冠清轻轻的问道:“后来呢?”

  老者道:“后来,听说她被父母强逼着出嫁了,嫁给了一个有钱的商人,一个她超不喜欢的人。”

  全冠清道:“那你呢,后来也结婚了吧?”

  老者道:“没有,因为我太爱她了,容不下别的任何女人,所以我选择了单身。”

  全冠清“啊”了一声,嘴巴张的老大,吃惊的问:“那你父母不说你啊?

  老者道:“说也没用,我这人就是这么撅,一但做出的决定,就是天王老子也不能让我改变。”

  全冠清还想说什么,一看马车已经不知不觉中到他家门口了。于是顾不得老者再说什么了,对着车厢道:“大小姐,我家已到,请下车。”

  '
继续阅读: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