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苦乐篇 第二十二章(上)
biqugu.net(笔趣谷无弹窗)提供高速文字无弹窗的小说,让你阅读更清爽,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康敏带全冠清回家后,笑意盈盈地为他沏茶倒水,陪他聊天,表现的格外殷勤。

  全冠清更是不拿自己当外人儿,瞅瞅这,望望那,打量着屋里周围的一切。

  康敏斟了一杯茶递给他道:“感觉我家怎么样?”

  全冠清接过茶,望着她道:“嗯!不错,不错,挺好的。”

  康敏道:“和你家比呢?”

  全冠清一本正经地道:“各有千秋,各有千秋!”

  康敏道:“我以为你会说简直没法比呢。”

  全冠清笑笑道:“瞧你说的,我有那么傻吗,说话直来直去的,那怎么讨女孩欢心啊。”

  康敏道:“我们家大元就是说话直来直去的,他从来不拐弯抹角的说一些话,也从来不会去迎合别人。”

  全冠清:“这样的男人你也喜欢?”

  康敏道:“我不是给你说过吗,我们是因为婚姻而结婚,不是因为爱情而结婚。”

  全冠清道:“没有爱情的基础的婚姻是不牢固的。因为你从他身上得到的只是身体上的愉悦,而在精神上却感觉不到一丝幸福,有没有这种感觉?”

  康敏想了一下,道:“我也说不上来,不过我看的出来他很爱我,这就已经足够了,人心不足蛇吞象,我是一个容易知足的女人。”

  全冠清道:“那是你还没有遇到更好的男人,如果突然一天你身边出来一个英俊潇洒,谈吐不凡,家境又很富有的男人对你主动现殷勤,你敢说你不动心吗?”

  康敏不说话了,陷入了深思。因为她想到了乔峰。刚结婚那段时间,乔峰的出现确实把她的生活给打乱了,她对这个叔叔真是又爱又恨。如果当时乔峰能够勇敢一点儿,以后很可能她的生活会是另一个样子。但这位叔叔太注重叔嫂之礼了。白给的都不要。她也能看出来,乔峰是对他有感情的,只不过他是有这贼心,没那贼胆。最后无奈之下只好撅屁股走人了。丢下她,让她着实伤心了一段时间。现在全冠清的一番话,重新勾起了她的往事的回忆。而全冠清以为小敏是体会到了他得深意。于是厚着脸皮,趁热打铁道:“比如说我呢?”

  康敏回过神来,伸手一指道:“你……!”

  全冠清放下茶杯,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做了一个英俊潇洒的造型,而后媚眼一抛道:“是啊,我难道不够帅?”

  康敏掩唇轻笑道:“真没看出来。”

  全冠清道:“怎么会呢?你好好看看啊。”说着做了一个曼妙的转身动作,把自己优美的身段表现了出来。

  康敏微笑道:“你们男人这么都这样啊,非得让女人说你们好才开心。”

  全冠清:“嘴上说好谁都会说,关键是我得让你心里也感觉到我好才是真的好。”

  康敏道:“那要是我感觉不到呢?”

  全冠清道:“要是感觉不到,说明我做的还不够好,还有待于进一步努力。”

  康敏道:“得了吧,我现在是结了婚的人了,你好不好跟我也没多大关系啊。”

  全冠清听了这话,失望了。心想,小敏这块骨头还真难啃,看来我仅凭嘴上功夫是打动不了她了,我得用行动证明一切。

  康敏见他低头不语,问道:“怎么啦,不高兴啦。”

  全冠清抬起头道:“没事啊,好了,时候也早了,我也该回去了。”

  康敏道:“要不晚上在这吃饭吧?”

  全冠清道:“不了。不太习惯在别人家里吃饭。对了,小敏改天去我家玩吧。回头我用马车来接你。”

  康敏道:“好啊。”

  全冠清道:“就这么定了。起身和小敏告别,出了她的家门。朝自己的家而去。

  晚上,马大元一阵风似的奔回了家。结了婚的人就是不一样。一想到晚上老婆的热炕头,那心里啊温暖死了,舒服死了。是啊,人世间到还有比这种美好的事更加美好的事吗。至少笔者想不到了。笔者虽说还没结婚。但看到几个要好的同学都结婚了,以前没事时几个人还总是在一块吃吃喝喝的,现在我一下子成了孤家寡人了,人家结了婚都去忙老婆去了而自己还一点普都没有呢。不能不从这方面看出人的差距了。人家结婚证明人家有这个能力结婚,别以为结了婚就没事了,当你在享受幸福的同时,还应该记着自己的责任。一个男人的责任。男人生下来就是有义务养家的,人家女孩把自己的一生托付给你,是想跟着你享福的,如果跟了你整天吃糠咽菜的。恐怕现在的女孩没一个会干的。目前我的能力还只能顾自个。所以啊,还是先努力工作吧。老婆会有的,房子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憧憬一下再说,算是自我安慰吧。不多说自己了。讲故事。

  康敏每次看到丈夫风风火火的回来,都忍不住想笑。看着他天真稚气的样子,她从心眼里感到高兴。自己的丈夫白天累死累活的,只为她能够上富足幸福的生活。她再怎么说也是会感动的,她知道自己能做的就是让他吃上自己做的可口的饭菜,晚上给他最好的抚慰。这种幸福如果全冠清不出现可能会一直到老。可故事毕竟是故事。如果平淡的话就没有必要再讲了,正因为它的跌宕起伏,悬念重重。才有了可读性。所以还得请原谅笔者的构思和想法。

  第二天,全冠清果然雇了一辆马车去接康敏。他估计到马大元已经上班走了,这才让马夫把车赶到她家。待敲门,康敏出来后,也颇感意外。没想到这人言出必行啊,不免对他又多了几分好感。

  全冠清真诚地道:“大小姐请吧,去我家玩玩?”

  康敏略显拘谨的道:“我去你家合适吗,你爸妈问起了,你怎么说啊?”

  全冠清道:“就说普通朋友呗,再说我爸妈最近都不在家,出远门了。家里只剩下我一个人,也挺无聊的,你去了绝对是蓬荜生辉。”

  康敏笑笑道:“那我就让你家生辉一次,我回家准备一下就出发。”

  全冠清道:“这就对了,你去准备吧,我等你。”说毕,心里不由得先痒痒起来了。想到小敏到我家后,我应该怎样招待她呢,自己不会做饭,只好到街上买回去吃了。当然得买最好吃的。当然还得准备点小酒。俩人小酌一下,整点儿浪漫的情调。如果喝醉了正好,都说酒后乱性。如果小敏有意的话,我好意思拒绝人家嘛。我的目的是先要得到她得心,再得到她的人。只要她愿意了,什么都好说。所以还得看自己的表现了。加油!努力!成功不远!

  康敏答应了全冠清去他家玩。于是回去准备了一番后,就上了马车。

  为了尊重小敏,他没进车厢而是坐在了车夫旁边。

  马车车夫是个白苍然的老者。见全冠清把一大美女请上了车,问道:“女朋友啊。”

  全冠清摇摇头,正色道:“不是!普通朋友。“

  老者促狭一笑。道:“我看也不像啊,你看她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身上的香味都能把我呛一跟头。普通朋友有必要这样吗?”

  全冠清心里对老者的话很是满意,但嘴上却说:“没看出来啊,你都一把年纪了,怎么对这种事这么关心?”

  老者耸了耸肩道:“那是,我也有过年轻的时候啊,那时侯也风流这呢?”

  全冠清好奇的道:“是吗,你给我讲讲你年轻的事吧。我想听听。”

  老者仰头叹了一口气,道:“好事只能回味啊。”于是清了清嗓子,娓娓道来。

  '
继续阅读: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