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苦乐篇 第二十一章(下)
全冠清回到家后,原本平静的心是再也无法平静了。原因很简单,就是小敏的出现把他的魂给勾走了。

  记得三年前的小敏可这不是这个样子啊。那时候的她给人的印象一看就是个一生瓜蛋子,那胸平的就是波音七四七在上边兜一圈恐怕都不在颠簸的。现在怎么说变就变,随之而起的可是两座挺拔有力的大山啊,真是太迷人了。再想想这样一个大美人却让另一个男人挖山不止的,那心啊别提多不是滋味了。

  这个晚上他是睡不好觉了。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辗转难眠。满脑子都是小敏的影子。想念一个人是一种幸福,但它何尝又不是一种煎熬呢。

  怎么,全冠清这么一风度翩翩的公子哥,家里又那么有钱。难道还没有娶亲。

  猜对了,他呀,正因为自己的家世和自身的优势。才把择偶的标准定的比天还高。

  家里给他介绍的对象都一打一打的了,可他愣是一个也没看上。连他自己也觉得奇怪,那些女孩家世不错,长相也不赖,怎么自己对她们就没有一点感觉呢。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他。直到今天遇到小敏,他才意识到原来他更喜欢成熟一点儿的女人。成熟的女人不但性感,而且有气质。身材上更是该凹的凹,该凸的凸。凹凸有致,往往让人想入非非。

  像小敏这样少妇类型的女人。貌美如花,体态丰韵,说实话是真让他着迷!

  光着迷顶个屁用,好的东西在别人手里,永远属于别人的,只有拿到了自己手里才真正属于自己。想怎么享用就怎么享用。

  想到这里他突然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这个想法一旦成功,幸福不可限量。为了幸福,他豁出去了。人嘛,活一辈子不就是图个幸福开心。如果每天浑浑噩噩,死气沉沉的,那还有什么意思呢。所以就这么决定了。他的幸福之路可以说要比常人的路要难的多了。但是无论路有多难,他都会选择坚持,只为这辈子不白活,只为自己一生的幸福快乐。

  第二天,他再次来到昨天和小敏相遇的那条街上,希望能够再次偶遇小敏。

  其实啊,他大可不必这么大费周折,直接去小敏家不就得了。

  这种想法他也想过,但是又感到不妥。原因有二:一是万一正好赶上他老公在家呢,他老公一看自己风流倜傥的,指不定会怎么想呢。

  二是:他想制造一些浪漫的情调。偶遇最为合适了。不是有句话是这么说的嘛,如果两个陌生人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方偶遇三次,那就说明他们两个有缘分的。

  他就是通过这种偶遇让小敏知道他们是有缘分的。尽管这种偶遇是他早有蓄谋的,总之小敏不知道就行了。

  第一天逛了一天,没等着。

  第二天又溜达了一天,也没看到她的影子。

  第三天,同上。

  直到第四天的下午,才发现了他要猎取的目标。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只有坚持成功一定属于你。

  小敏肩上挎着一个坤包,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正在一个店铺前购物呢。上次见到她还不是这样子的,这次莫非是她也是想偶遇我而来,哼哼,肯定是。我俩都想到一块了,这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啊,没治了。

  全冠清整了整衣衫,拿出随身携带的梳子和镜子。把头发轻轻的梳理了一番才向小敏走去。

  而小敏这时也刚好离开那个店铺。可能是转身时没太注意竟和另一个女人撞了个正着。人家小敏还没说什么呢,就听那个女人破口大骂起来。没长眼睛啊。死人呀你!

  康敏也不是个好欺负的主,见她气势汹汹的,便大声说道:“我又不是故意的,你大吼大叫什么啊,就这样两人你一句我一句,一时争持不下。

  全冠清见状急忙一溜小跑的过来。仍是绅士般道:“怎么回事?这么回事?”

  康敏一见全冠清顿时眼前一亮,像是见了救世主。对他道:“你看这人这不说理,我又不是故意撞她的,她骂个没完了。”

  全冠清笑吟吟的对着那女人和气的道:“一点小事,至于这么大动肝火的嘛?”

  那女的道:“她……”下边的话还没说,就只听得啪的一声,全冠清的巴掌已掴在了她脸上,只把他的手打的都痛了,拿到嘴别哈着气,吹了几吹。

  那女的杀猪般叫起来:“打人啦,出人命啦”话音刚落,全冠清上蹿下跳,拳打脚踢的对她一顿暴打。紧接着一把抓住她的头发,东扯一下,西扯一下,只见那女子的身随发动。忽而向东忽而向西,可就是一点辙都没有,只把她气的是哇哇大叫,最后全冠清抓着她头发猛的一扯,将她带了个趔趄。那女的一交坐到在了地上,狼狈的起不来了。自始至终,全冠清是一句话没说。

  那女的呼呼喘着气道:“打女人,是男人吗你?”

  全冠清瞪着她道:“是男人,但不是你男人.”

  那女的呸了一声道:“我要是有你这样的男人,早跳了。”

  全冠清:“跳吧,没人拦你。对了,别在一楼跳啊,跳了也摔不死,最好在十楼上跳,保你摔个肉饼儿。”

  那女的道:“你……!”

  全冠清转头对康敏道:“小敏,咱们走。”

  康敏点头道:“恩,她这样的人就是欠揍。”

  二人有说有笑的离开了。

  走了一段路后,康敏感激道:“谢谢你冠清。幸亏有你这样的正义之士挺身而出,要不然我还这真不到怎么办才好呢。”

  全冠清摆摆手,谦虚道:“小意思,你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你的事我就是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

  康敏心里一暖,忸怩道:“你这人真好!”

  全冠清心里想光说好顶个鸟用,也不说让上一炮,上了说好那才叫好。嘴上却道:“你是不是该回家了,我送你回家吧。”

  康敏点头道:“恩,好吧!”

  二人边走边聊,不觉中到了康敏的家门口。

  全冠清带着遗憾的口吻道:”你回吧,我也该回去了。”

  康敏道:“恩!”

  全冠清转身往回走,这时他真想小敏能留他到家里坐坐啊。可是这种好事怎么会轮着他呢。正低着头悻悻地走着。突然一个天籁之音从身后传来:“要不你来我家坐坐吧?”

  全冠清一听,一颗心一下子飞上了天,兴奋的差点跳起来。但是他兴奋归兴奋。绅士般的风度是不能丢的。他慢慢的转过身道:“方便吗?你不怕你老公看到我吃醋啊?”

  康敏注视著他,默默地摇头道:“没事,不会的?”

  全冠清:“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说了向康敏缓步走来。

  '
继续阅读: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