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苦乐篇 第二十章
biqugu.net(笔趣谷无弹窗)提供高速文字无弹窗的小说,让你阅读更清爽,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就在二人快要接近零距离时,乔峰突然停止了动作。他犹豫了,他心虚了。他意识到眼前的这道美味大餐固然好吃,但是自己吃不起啊。毕竟是自己大哥的老婆。如果自己公然开吃的话,岂不是等于骑在大哥头上拉屎,所以是万万不能做的。

  “兄弟妻,不可欺”的思想在当时的社会里是被每一个男人普遍认同的。

  刘备说,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衣服破了还可以买新的,手足断了就再也长不出来了。

  可不像当下社会的人,朋友妻,我偏要骑。玩的就是心跳,要的就是感觉。

  乔峰向来是很注重义气的。所以他能在被欲望冲昏了头脑的情况下及时迷途知返是值得我们钦佩的。

  康敏闭着眼睛,心里既紧张又不安。她默默期待着一场“久旱逢甘霖”可等来等去等到最后没什么动静了。就像是庄家人的庄稼已经旱了好长一段时间。突然有一天,狂风骤起,乌云四合,眼看一场大雨就要倾盆而至。可过了一会,风停了,乌云不见了,连个雨点都没掉,于是只把苦苦期盼的庄稼人气了个半死。小敏此时的心情和他们是一样的。

  幸福又一次与她擦肩而过!

  当她睁开眼睛,发现没了乔峰的踪影,气愤大叫一声:乔峰!你欺我太甚!下次别人我逮住你,逮住你我非扒了你不可。嘻嘻!读者别介意啊,后边这些话是笔者我杜撰的。我们的小敏才不会说这样的话的,她只会默默地承受不幸。不过也是,这点不行对于她来说算个**啊,和她以前的不幸相比,那真是九牛一毛而已。

  乔峰悄悄得步出房外后,飞一般地冲到了大街上,只把他累得是呼呼喘气,心里惊悸道:“妈妈的,差点儿一失足而成千古恨!”

  下午,乔峰在街口和马大元碰了面,于是二人相携着一块儿回家,有大哥给他壮胆他心里踏实多了。

  到了家,康敏正在厨房做饭。马大元蹑手蹑脚地进了厨房,康敏背对着他,没发觉后面有人。突然,只听得马大元大叫一声:“斗!!!”康敏回头一看,见他手持一束鲜花正笑吟吟地望着自己,嗔怪道:“别闹了,我正忙着呢。”

  马大元一笑道:“结婚了,咱也浪漫一下。”

  康敏不悦道:“好了,知道了。你先出去吧。”扭头继续做饭。

  马大元原本以为她见了花一定会喜出望外的,没想到她会冷冷淡淡的,不由得心里一阵失落。悻悻地出了厨房,自言自语地道:“女人的心,海底的针,真是让人琢磨不透。

  乔峰已经坐在了桌旁等着开饭呢,人是不能吃了,饭还得要吃。见大哥出来,没听清他说的什么,问道:“什么让人琢磨不透啊?”

  马大元道:“女人的心呗。你说我好不容易从百忙之中抽出点儿时间买束花送她,她怎么就不高兴呢?”

  乔峰道:“可能是场合不对吧。”

  马大元一拍脑门,恍然道:“哎呀!也是哎,厨房是做饭的地方,送花肯定不合适。你说我这脑子是怎么想,真是猪脑子进水了。”说着“啪啪”地用手击打自己的脑袋。

  乔峰道:“大哥,别打了,打傻了,嫂子更不喜欢了。”

  马大元笑笑道:“对对对,不打了,打傻了就太对不起你嫂子了,我得为她着想。说着转头对着厨房道:“娘子,饭快做好了吧,我饿的不行了。”

  ”快了,稍等会儿。”

  过了一会儿,康敏端着两盘菜出来了,乔峰抬头无意中和她的目光相接,只见她幽怨眼神望了他一下,便低下了头,把菜放在了桌上就进厨房端别的菜去了。

  等饭菜都上齐了。马大元道:“来,娘子,坐下吃饭吧。”

  康敏淡淡地道:“不吃了,我有点儿不舒服,先睡觉了。”

  马大元一听不舒服,“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抢步到妻子身边,关切地问:“娘子,怎么啦,你哪里不舒服,是头痛,肚子痛,还是心痛?”

  康敏道:“哪都不是。你不用担心了,我休息一下就没事了。”

  马大元焦急万状道:“你可别不在意啊,大病往往都是从小病开始的。走,咱们看医生去。”

  康敏道:“我说没事就没事的,你这人怎么这样啊?”

  马大元道:“一会儿说不舒服,一会儿又说没事,到底是有事还是没事啊?”

  康敏低声道:“没事的,我来那个了。”说了朝里屋走去。

  马大元一脸的莫名其妙,搔搔了头道:“那个,哪个啊?”

  乔峰道:“女人的问题,一个月总有那么几天的,大哥,你不用担心的。”

  马大元这才若有所悟,”哦“了声道:“明白了。”

  乔峰道:“记着晚上睡觉时别碰她就行了。”

  马大元道:“知道,知道。反正结婚了,我还一次也没碰过呢,也不差这一回。”

  乔峰听大哥这么说,心里更觉得对不起他了,嫂嫂为自己守身如玉,可却苦了大哥。如果自己不出现的话,大哥可能会过着幸福的日子。而自己为什么又要出现呢。他这时想到了离开,唯有离开才能还大哥一个幸福的家庭,看来只有如此了。

  次日,马大元休假一天。本来他打算和妻子康敏一块出去逛逛呢。可是康敏说还是有点儿不舒服。所以只好和兄弟乔峰一块逛了。

  吃过早饭,二人来到离马家庄不远的一个镇上。但见大街上两边摆地摊的,卖煎饼果子的,卖炸糕的,卖蔬菜水果的应有尽有。吆喝声,喧哗声此起彼伏,好不热闹。

  马大元挽着乔峰的手边逛边聊。

  马大元到哪都像一个快乐幸福的孩子。可是他还不知道这种自我陶醉的幸福背后其实是多么的不幸。乔峰虽说陪他来逛街了,但是心里像是压了一块石头般沉重。他想说他要离开的话,可是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了。

  马大元看到乔峰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后问道:“怎么啦,乔兄弟?看你好像不高兴。”

  乔峰道:“没事!”沉默了一会儿,续道:“大哥,我……我……我想……”

  马大元道:“有什么话就直说呗,支支吾吾的,跟个娘们似的。”

  乔峰道:“我……我……我嫂子这个人其实是挺不错的。“

  马大元道:”那是!百里挑一,人见人爱!”

  乔峰道:“我……我可能要走了。”

  马大元一怔,道:“走?!去哪啊?“

  乔峰道:“我想找个活干,也不能老是这么飘着,我得靠自己养活自己。”

  马大元道:“找个活干是好事,那也不用走啊,你可以白天干活晚上还回来,对了,你想找一个什么样的工作啊?”

  乔峰道:“还没定呢?”

  马大元道:“要不我帮你说说进我们厂子吧,工作就是累点脏点,挣钱不少。”

  乔峰:“谢谢大哥的好意,我想离开,去一个很远的地方。”

  马大元道:“那你想去哪啊?”

  乔峰道:“还没想好呢”

  马大元道:“你看你什么就准备好,就想走,我都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怎么?是嫌我和你嫂子对你不好?”

  乔峰忙道:“不不不,不是的,你和嫂子对我的好我这辈子都无以回报。”

  马大元沉吟了一下道:“要不就是嫌你嫂子做的饭不好吃。”

  乔峰道:“不是的,嫂子做的饭很好吃,但……但我也不能老吃啊?”

  马大元道:“怎么不能,你是我兄弟,兄弟就得有福同享,我能吃,你也能吃。”

  乔峰不语。

  马大元沉默了一会,恍然道:“哦!明白了,看来我是该给你找个媳妇了。你呀,肯定是想媳妇想的。一定是因为晚上没女人陪着给憋的。男人嘛,老是憋着会憋出病来的,我以前有过你的感受,对了,乔兄弟,你还是个处男吧?”

  乔峰道:“不是了。”

  马大元促狭一笑,道:“是就是,给我还装,我又没看不起你。”

  乔峰:“……”

  马大元道:“你知道吗?人单身的时候可能会无忧无虑的,一旦结婚了,才知道什么是责任。”

  乔峰道:“我这我知道。”

  马大元道:“你知道什么啊,就知道敷衍我。大哥回头给你物色一个,对了你想找一个什么样的啊。你嫂子那样的恐怕不好找了,太出色。但再怎么说好女人还是有的。你不要灰心。”

  乔峰道:“还是别说我了,你也该给嫂子买点儿东西了,别辜负了她对你的好。”

  马大元道:“对对对,买点东西,买点她喜欢的。”

  二人来到一个卖小饰品的地摊前,马大元道:“你嫂子啊,爱美。我给她买些首饰什么的,她肯定喜欢。说着拿起地上众多饰品中的一个金叉。问小贩道:“这个多钱啊?”

  小贩道:“八十!”

  马大元要伸手掏腰包,被乔峰拦住了,对小贩道:“这种地摊货,十块还是高的,你说八十,坑人呢你。”

  小贩道:“你要觉得八十贵可以不买啊,也是,人要是穷了觉得什么都贵。”

  乔峰一听,怒从心起,喝道:“你说什么呢你。再说一遍。”

  小贩不甘示弱地道:“我就说了,你能把我怎么着。”

  眼看乔峰就要动手,马大元忙制止他道:“算了,算了。贵点儿贵点吧,你嫂子喜欢就行了,说着掏出八十给了小贩。

  小贩道:“看这位大哥多大方啊。不像某些人,穷不啦吧几的,还在那打肿脸充胖子呢。话音刚落,乔峰呼的一拳过去,正中小贩的鼻梁。

  小贩大叫一声,哎呀我的妈啊,伸手一抹鼻子,发现满手是血。想动手,却又不敢。

  乔峰道:“乔峰上前抓过他的钱袋,拿出七十塞在大哥手里,道:“咱们走!”

  马大元好心道:“就这么走啊,你看你把人家打伤了,咱们得到医院给人家看。”

  乔峰道:“看个鸟!敢紧走,要是官府来了就走不了了。”

  马大元道:“这……”

  乔峰强拽硬拉着马大元跑个球了。

  二人是在街上吃了中午饭回去的。康敏见他们回来,便不悦的回里屋去了。

  乔峰见她老躲着自己,心里可不是个味了。他回到自己的屋里简单的收拾了一下。重新来到大哥的屋里。他是来给大哥告别的。

  马大元听说他这么着急着走。想劝他再住几天,看他的意思很坚决。于是从立柜里拿出一千块钱让他做盘缠。乔峰接过钱道:“大哥你多保重,我会时常来看你的。”

  马大元眼里闪着泪光,道:“你一个人在外边要学会照顾自己啊。做事要多想想,不要一味的由着性子来。实在混不下去了,还回来,大哥这里永远是你的家。”

  听了这些话乔峰更是泪流满面。哽咽着道:“我会的,我会的。”

  马大元强颜欢笑道:“都这么大了,还哭鼻子呢,让人看了多不好啊。”

  乔峰听着,眼泪更是止不住的往下流。”

  马大元冲着里屋道:“娘子,乔兄弟要走了。你不出来送送他啊?”

  说完,不见里屋有什么动静。乔峰道:“我嫂子可能睡下了,就别打扰她了。”

  马大元道:“也真是的,早不睡晚不睡,偏偏这个时候睡。”

  乔峰道:“大哥保重,乔峰就此别过。”说着拿起包袱就往外走。

  突然,一个女子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叔叔,慢走!”乔峰回头,只见康敏正扶着里屋的门框。眼中含泪,正凝望着自己。

  乔峰痴痴的和她凝望,心不由得一阵悸痛。说句心里话,他是喜欢眼前的这位嫂嫂的。可是造物弄人。上天让他们相识,甚至相爱,却不能让他们相守。

  二人就这么沉默着,对视着。仿佛世间万物一切都不存在了。只有他们俩个。

  ……

  ……

  过了好一会儿,康敏才缓步走到乔峰身前。泪眼迷蒙的,犹如梨花带雨。心里好像有什么话要说,但只是嘴唇动了动,并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她伸手帮乔峰整了整衣领,缕了缕他额前有点乱的头发。乔峰怔怔地站在那,想说什么,却也不知从何说起。此时一切语言都是脆弱的。也只有眼神最能表达他们彼此的心境。

  马大元看到这感动的场面,眼泪哗哗地往下流,他不时地伸手擦着眼泪。

  过了一会儿,乔峰才道:“嫂嫂,你多保重。”

  康敏满含热泪,连连点着头。乔峰再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他伸手紧紧握住康敏的手。康敏哭地越发厉害了。

  如此时刻,如果再持续下去,乔峰觉得再走就有点困难了,于是一下狠心,放脱康敏的手,转身冲出了屋子。

  康敏追到了门口。哽咽着道:“叔叔,多保重。”

  乔峰脸上勉强现出一丝微笑,点头道:“我会的。”说毕,转身大踏步地出门而去。

  '
继续阅读: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