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苦乐篇 第十六章(下)
biqugu.net(笔趣谷无弹窗)提供高速文字无弹窗的小说,让你阅读更清爽,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段誉和母亲快步抢上,扶起段正淳后,刀白凤忙探他鼻息,发觉尚有呼吸。段誉却大声叫道:“来人啊,快来人啊,我爸不行啦!~我爸不行啦!”

  刀白凤一听,气得狠狠地在儿子肩上捶了两拳,怒道:“你爸还没死呢?瞎喊什么啊”

  段誉道:“噢!”

  众家丁闻声纷纷赶来,大伙一块帮着把段正淳抬到了屋里的床上。

  这时阮星竹和王太医也赶到了。

  可遗憾的是,王太医也未能诊断出段正淳到底得了什么病。不仅是他,后来又陆续来了数十位名医都是束手无策,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段正淳从此卧病在床,就再也没起来过。

  段誉为此也颇感内疚和自责。

  他这几日常常在书房中踱来踱去,不再是手捧书本的吟哦背诵。而是在反思一个问题――究竟是不是自己错了?”

  为什么自己所做的每一件事,父亲都要反对。

  为什么自己认为是对的,而在父亲眼里却是错的。

  记得小时候可不是这个样子啊!

  那时候的他们相处得是多么和谐,多么融洽啊!

  记得那时侯,父亲会常常陪伴在他身边,为他讲童话故事。一个讲的眉飞色舞,一个听的津津有味。有时候父亲会故意不说出故事的结局。让他去猜结果会怎样?他会胡乱的说出一个莫名其妙的结局,只把父亲逗得哈哈大笑……

  记得那时候,他会缠着父亲让他给自己变玩意――变糖吃。父亲身上带着糖的时候自然变的出。可是没带糖的时候,父亲也会假装做做样子,说变出来了,变出来了。可是当他掰开父亲的手发现没有时,他会撒娇的说,不行,不行,再变。再变还是没有,再变还是没有……

  记得那时候,大雪过后,他会和父亲一块,背着弓箭到白雪皑皑的田野里打野兔。当野兔窜出来的时候,他会催促着父亲快弯弓射箭。当父亲没射中的时候,他会急得哇哇大叫,连连跺脚,抱怨父亲笨死了,而父亲只是嘻嘻而笑,不置一词……

  呵呵!甜蜜的回忆,亲切的形象,梦幻般的童年。这一切是多么的美好啊!

  可是随着岁月的嬗变,这一切都已悄悄的逝去了。

  是啊!逝去的东西,只能成为回忆,因为我的人生只有一次,因为我们的人生不可以重演!

  而如今,当我们步入成年时代,一切都在潜移默化的转变着,包括思想,性格,行为。这种转变我们称之为成长。每一个人都在成长,在成长中我们变得成熟。一个人终归是要成熟的,这是人生命的一个过程,谁都无法逃避的事实。然而当我们成熟的时候,我们会发现原来社会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美好。它充斥着太多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于是我们失望了,绝望了,对生活失去的信心。

  其实,这并是社会的错,而是我们的心境错了。这个社会本来就是如此。我们能做的应该是如何去适应这个社会,而不是一味的去抱怨它。

  当我们能够适应这个社会,融入这个社会的时候。你会发现它并没有以前想象的那样不尽人意。原来人世间到处都充满着爱。爱,无处不在!爱,无时不在!

  让我们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去回报社会,去奉献社会,从而使我们的一生都变的有意义。当老的快要死的时候,我们可以大声的对世界说一声,我这一辈子没白活!

  其实,有好多人的生活并不是这样的,他们得过且过,没有自己的人生目标,只为生存而活着。而我们的主人公段誉是值得钦佩的,他至少有自己梦想。他敢于去实现它,进而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可是,为什么就得不到家里的支持呢。他有点儿迷茫了,尤其是父亲因他而一病不起后。他不知道自己是继续坚持自己的梦想,还是听从家里的安排。就在这时侯,他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想起一个人来,此人便是天龙寺的黄眉大师,他对人生有着独到的见解。不妨请他为自己解疑释惑。想罢,便匆忙的收拾的一下,直奔天龙寺而去。那黄眉大师能帮他解疑释惑吗?接着往下看。

  到了天龙寺,黄眉大师热情地接待了段誉。二人来到后山的竹林,边散步边聊。

  段誉把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事对黄眉大师一一做了诉说。

  听完后黄眉大师微笑着点了点头,不置可否。

  段誉直言不讳地道:“大师,你觉得我是继续坚持呢,还是该放弃呢?”

  黄眉大师道:“我来做一个假设吧,假如你家里支持你从事文学,而且给你提供足够的便利条件,你觉得你能实现你的文学梦吗?”

  段誉坚定地道:“能!肯定能!”

  黄眉大师道:”我看也未必!从你刚才给你父亲背的那首诗就可以看出来,你的水平不是一般而是太一般了。别忘了有时候我们迫切希望得到的东西,往往是最难得到的。”

  段誉道:“可是我一直在努力啊,难道努力也不行吗?”

  黄眉大师道:“段施主,你知道你身上欠缺什么吗?”

  段誉道:“不知道。”

  黄眉大师道:“我给你讲个故事吧。从前有个渔人,他有着很强的捕鱼技能,在当地被人们称为渔神。他有三个儿子,也是从小就跟着他捕鱼的,可是捕鱼的技能却很是一般,更别说和他们的父亲相比了。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你知道吗?”

  段誉摇了摇头。

  黄眉大师道:“渔人因为太强了,所以才会希望他的儿子们能够像他一样强,于是他把自己的捕鱼技能倾囊相受,手把手的教,以为这样儿子们就可以成为捕鱼高手。可是他却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人和人是不一样的,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思想性格。如果一味的听从别人的安排很容易失去自我,失去在社会上的锻炼机会。人一旦失去这些就很容易迷茫,从而失去在社会上的生存能力。”

  段誉道:“我好像明白点儿了,我发现我有点儿像渔人的儿子。”

  黄眉道:“能悟到这一点儿很好。其实天下父母对儿子的爱是无可厚非的,但是太溺爱就不对了。”

  段誉道:“是啊,我小时候爸妈就是对我太好了,所以我才会什么都听他们的,没有一点儿主见。”

  黄眉道:“由此可知,溺爱是害,并非真爱!”

  段誉叹了一口气道:“原来我现在的样子都是拜父母所赐啊。悲哀!~”

  黄眉道:“尽管这样,但请你不要抱怨,因为你父母的出发点是好的,他们是希望你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的。只不过教育的方法出现了错误而已。

  段誉道:“以前的错就错了,就说现在吧,你说我今后的人生路该怎么走呢?”

  黄眉道:“你不是说你喜欢文学吗。你可知道成为一名出色的文学家应具备什么吗?”

  段誉道:“不知道,但我迫切的想知道。”

  黄眉道:“是经历,是阅历,甚至磨难!就你现在只知道闷在屋里闭门造车是不行的。”

  段誉道:“没错,那些大文学家无一不是有着丰富的人生经历。有经历才有感悟,有感悟才能写出旷世之作。”

  黄眉道:“你总算悟到了,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吗?”

  段誉想了一下道:“知道了。谢谢。”

  黄眉道:“恩,祝你成功!”

  段誉别了黄眉大师回到了家。也就是这时起他第一次萌生了离家出走的念头。离开家,离开这个养育了他二十多年的家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他要离开父母的庇护,开始独立生活了。

  意味着他要去感受外面的世界了,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别忘了还很无奈!

  意味着他可以毫无顾忌的追求自己的所爱了,爱我所爱,无怨无悔!

  离家出走最起码身上得带点钱吧,他向皇帝伯父借了五百两银票。撒了个谎说有朋友急用。

  临走时他并没有直接告诉母亲,因为他知道母亲知道后肯定不会同意的,所以他只给母亲写了封诀别的信。便悄悄的离开了家。

  段誉要远走了,要高飞了。对于一个从小在父母的庇护下成长的孩子,一下子离开父母,在喧嚣纷杂的社会里他能生存下去吗?他以后的人生道路会如何呢,他能实现自己的梦想吗?命运会眷顾他吗?一切都是未知。

  '
继续阅读: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