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苦乐篇 第十四章(下)
biqugu.net(笔趣谷无弹窗)提供高速文字无弹窗的小说,让你阅读更清爽,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进得西厢房,段正淳为刀白凤端茶倒水,铺炕暖被,表现出一种前所未有的殷勤和关怀。刀白凤把这一切看在眼里,感动地眼泪都掉下来了。

  不禁柔声问道:淳哥,如果你不是为了让我替你管教儿子,你还会这样对我吗?”

  段正淳道:“会的!”

  刀白凤道:“为什么呀?”

  段正淳道:“因为。。。。。因为。。。。。”

  刀白凤道:“因为什么?”

  段正淳道:“因为。。。。。我一时半时也想不起来,等我想起来了再告诉你吧。”

  刀白凤小嘴一扁,道:“我就知道你在敷衍我,其实你心里早就没有我了,等明天我劝完儿子就走,这我是一刻也不想多待了。”

  段正淳道:“没必要那么急吧,好不容易来一回,在这多住几天吧。”

  刀白凤登时脸现喜色道:“你希望我多住几天啊?”

  段正淳道:“当然希望啊,你可能还不知道,咱儿子现在是越来越不听话了,那脾气倔的就像一头驴,我怕你明天一天的时间未必能够教育好他,所以还是多住几天吧,等咱儿子知道错了,走上了正路,你再走不迟,你说呢?”

  刀白凤生气道:“说了半天,你还是为了儿子,竟没半点儿放在心上,难道你就不能虚伪一点儿吗,就算是骗我一下,就说是为了我呢,可你为什么不那么做呢,难道说骗人对于你来说真的很难吗?

  段正淳道:“不难,作为一个男人,如果不会花言巧语的骗女人,就不能称之为一个好男人,我当然也不例外,但我可以骗其他任何女人,唯独不能骗你。”

  刀白凤道:“为什么啊?”

  段正淳道:“因为你是尼姑啊,我向来对尼姑都是很敬重的,从来不敢有什么非分之想。你想啊,你们尼姑都是佛门弟子,也就是会得到神灵的眷顾的,假如有一天我把尼姑都骗上了床,那一定会遭天谴的,到时候我可就惨喽。”

  刀白凤:“噢,我明白了。”

  段正淳道:“明白就好,对了,待会儿我叫丫鬟小凤把晚饭跟你端过来。”

  刀白凤道:“你不和我一块吃吗?”

  段正淳道:“我就不了,我得回去,把你阮妹伺候好才是我首要的大事。”

  刀白凤道:“噢!”

  段正淳道:“收拾的也差不多了,我该走了,再见”

  刀白凤道:“再见!”

  出了西厢房,段正淳来到自己的东厢房,到了门前,却见大门紧闭,上前伸手推门,发现门被反锁了。心想,看来阮妹还真是生气了。现在恐怕让她开门,她也未必给开。干脆跳窗户得了。于是走到窗前,推开窗户,轻手轻脚的跳了进去。

  烛台上的蜡烛还没有熄,却不见阮妹她人。是不是已经睡觉了。悄步走向里间。见她侧着身子躺在床上,脸朝里。于是自言自语道:“小宝贝儿,果然睡着了。”

  话音刚落,刀白凤“噌”的一下转身坐了起来。目光如电般狠狠的瞪视着段正淳。只把他吓了一大跳。定了定神,说道:“干嘛啊这是,跟诈尸似的,吓死我了。”

  阮星竹伸手指着他,厉声道:“出去!!!”

  段正淳嬉皮笑脸道:“为什么要出去呀,这是我的家啊。”

  阮星竹道:“让你出去就出去,听不懂中国话啊。”

  段正淳笑笑道:“好了,别闹了好不好?”说着走向床前,使出自己惯用的哄女孩的绝招。(什么绝招呢,简单的概括为五个字:揉,捏,含,亲,摸。)开始对阮星竹上下其手,肆意妄为。以往阮星竹都会在他的揉搓下,身子渐渐的软了下来,这次不知怎的,可能是火气太大了,段正淳使出了浑身解数,可她却只是拼命的反抗,竟丝毫没有软下来的意思。把整个过程整的给个强奸似的,甚是不爽。

  两个人扭作一团,一个要亲,一个不让。开始了一场异乎寻常的“肉搏战”。

  突然,阮星竹飞起一脚,正中段正淳的小腹。只把段正淳踢得连连向后倒退了几步,身子向后一仰,立时翻到。像只大乌龟一样,跌了个四脚朝天。不由得大叫一声:“哎呦,我的妈妈啊!!”

  阮星竹见状,忍不住“噗嗤”一下笑出声来。

  段正淳索性坐在地上不起来了,说道:“这回你满意了吧。”

  阮星竹道:“说!今天为什么要听她的话,骂我是人妖荡妇狐狸精。”

  段正淳反问道:“难道你没看来我心里的真实想法吗?”说着站起身来,走到床边坐下。

  阮星竹道:“我又不是你肚子了蛔虫,我怎么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段正淳道:“我是故意的。”

  阮星竹道:“故意的???”

  段正淳道:“你脑袋转个弯想想,要是我不听她的,她一定会不高兴的,一不高兴,撅屁股走人怎么办,我好不容易把她请过来,要是连儿子的面还没见着就走人了,那我不是白忙活半天了。你是不是啊?”

  阮星竹道:“甚是有理,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段正淳道:“你们女人啊,一见到情敌,就完全失去理智的。本来还挺聪明的一个人,也就变的跟猪一样笨了。”

  阮星竹道:“甚是有理。”

  段正淳道:“不生气了吧?”

  阮星竹道:“嗯!但你答应我,不许去招惹那个骚货,要是一经发现,我绝不会轻饶你!”

  段正淳道:“我滴,明白!”

  阮星竹奥:“明白就好,好了,睡觉吧。”

  段正淳道:“还没吃晚饭呢,就睡啊?”

  阮星竹道:“不吃了,天冷,早点睡吧。”

  段正淳道:“噢!”心想,什么都得听着你,半夜里难免会一场肉搏。不吃饭,你屁事没有,我可就吃不消了。汗!做男人真难,做一个让女人满足的男人更难。

  无奈!

  生活中有太多的无奈。

  翌日清晨,刀白凤吃过早饭去看望儿子段誉。由于段誉比较喜欢清静的地方,所以住地儿距东西厢房还有一段距离。刀白凤只得踏雪而行。约莫行了一里多路,才到了段誉的住处。

  听得屋里传来阵阵的读书声,于是上前敲了几下门,大声道:“开门!”

  “谁啊?”

  “我!你妈!”

  屋门打开,段誉乍见母亲到来,不禁惊道:“妈,你怎么来了?”

  刀白凤道:“怎么?不欢迎啊?”

  段誉道:“欢迎!欢迎!快,快里边请。”

  刀白凤走进屋来,段誉忙拉过一把椅子让她坐下,然后沏了一杯茶递给她。

  刀白凤接过茶,说道:”誉儿,这么长时间不见我了,想我了没?”

  段誉道:“想了。”

  刀白凤道:“嗯,为娘也想你啊,所以特地来看看你。”

  段誉道:“谢谢母亲关心!”

  刀白凤道:“我听说你老爸让你学武,你死活不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段誉道:“不喜欢,所以就不学呗!”

  刀白凤道:“那你喜欢什么呢?”

  段誉道:“文学!文学才是我的真正的爱好。妈,你知道吗,我一直有一个梦想。

  我梦想着有一天我能够成为一名文学家。能够创作出流传千古的惊世之作。

  我梦想着有一天我段誉的大名能够响遍大江南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我梦想着有一天我的粉丝们能够遍及全国各地,当我见到他们的时候,他们会和我热烈的拥抱,找我签名,请我吃饭。

  我梦想着有一天。。。。。。

  话没说完,刀白凤插嘴道:“停停停,打住!先别做梦呢。”

  段誉道:“怎么啦?”

  刀白凤道:“你觉得你说这些现实吗?”

  段誉道:“我觉得挺现实的呀!”

  刀白凤道:“可我觉得你的想法一点儿都不现实,还不如学点儿武功,来点儿实际的比较好。”

  段誉道:“妈!!!你怎么和我爸一个德行啊,要是你是为了我爸来劝我的话,我看我们就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

  刀白凤:“你看你,别生气啊?”

  段誉道:“能不生气吗,早生了!”

  刀白凤道:“我知道你长大了,心里有自己的想法,这没错。可是你想过没有,我觉得学武也不妨碍你学文啊,你可以两个都学。学它个文武双全,岂不是更好?”

  段誉道:“不好!你没看那古今中外的名人们,他们是怎么成名的吗?他们大都是在用毕生的时间做一件事,专攻一个领域。所以他们很容易成功。如果照你那么做,是什么都学不好的,有句话不是叫鱼和熊掌是不可兼得的,就是这个道理。你可明白否?”

  刀白凤道:”那你是贴了心要从文了?”

  段誉道:“对!你会去告诉我爸就说,我誓死从事文学。无论他再使什么手段对付我,无论以后发生什么,都别想改变我的想法!!!

  刀白凤:“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勉强你了,我支持你,希望你能早日实现自己的梦想。”

  段誉道:“谢谢母亲,我不会令你失望的,请你相信,你儿子永远都是最好的!最棒的!最优秀的!!!”

  刀白凤点头道:“嗯!我相信你!”

  段誉道:“谢谢!”

  刀白凤回到自己的住处,前脚刚进门,后脚段正淳就跟了进来。急切的问:“成功了吗?成功了吗?”

  刀白凤一本正经的道:“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段正淳脸一沉道:“我也觉得不会这么快就成功,可能是我太操之过急了,不过白凤,这次你一定的多住几天了,没事,你有什么需要尽管说,我都答应你,只要你能留下来,好吗?”

  刀白凤道:“好,我不走了,多住几天还不行吗?”

  段正淳道:“谢谢!”

  多住几天???阮星竹可就不乐意了,她最担心的就是段正淳和前妻旧情复燃,所以巴不得刀白凤早点离开呢,可是段正淳执意要她留下,她也不好再说什么。但是你可别小小瞧的我们的星竹妹妹哦,她可是相当精明滴。尤其是在面对情敌,争夺情郎的保卫战中表现的尤为出色。要不然,你看段正淳有那多的情人,为什么会只单独和她生活在一起呢?”

  那么她是怎么做的呢,接着往下看。

  自从刀白凤入住到王府后,她对丈夫表现的是尤为体贴和亲密。尤其是当着刀白凤的面更是如此。这时她会小鸟依人般偎依在段正淳身边,有时候也会想一个小女孩一样撒撒娇什么的。

  刀白凤也知道她是做给自己看的,虽说多少有点醋意。但表面上总是不动声色。我想说的是,你也可别小瞧的我们的白凤姐姐啊,其实她也是相当精明滴。

  她想阮星竹的这些举动明摆着是要气走自己的,如果自己就这么一走了之,就说明自己败了。所以她无论如何是不能走滴。

  那么她是怎么做的呢,接着往下看。

  这日黄昏的时候,刀白凤透过窗户时刻的关注着外边的动静,她在等一个人出来,不用说肯定是段正淳呗。

  过了一会儿,只见段正淳果然从屋里出来了,等路过西厢房的时候,刀白凤向他招招手,笑盈盈的道:“淳哥,过来一下,可以吗?”

  段正准疾步走过去,刀白凤打开房门,把他拉进屋里来,随手关上了门。

  段正淳问道:“找我有什么事吗?”

  刀白凤伸手勾住了段正淳的脖子,深情的凝视着他,忸怩道:“从这一刻起,我不做尼姑了,我还俗了。”

  段正淳道:“真的吗?”

  刀白风道:“嗯!所以我要你今天晚上陪我好吗?

  段正淳其实早就有这个念头,只不过她是尼姑,一直不敢轻举妄动。现在她不做尼姑了,这难道不是机会吗,但还是多少有点犹豫,因为他答应过阮星竹不招惹刀白凤的。

  刀白凤也看出了段正淳犹犹豫豫的想又不敢的样子。但她心里明白遇到这种情况关键还在于引导。

  于是她把自己那对饱满而富有弹性的乳房紧紧的贴在了段正淳的胸脯上。腻声道:“这样可以吗?”

  段正淳被她撩泼的是浑身骚热难耐,连下体的小东东也不自觉的抬起了头来,雄赳赳,气扬扬的抵在了刀白凤的小腹上,好像一架机关枪,随时准备对目标开火。两个人紧紧的搂抱在一起,像跳“慢四”舞般开始在原地打转。

  令段正淳没有想到的是,时隔多年白凤的身子还是具有这么大的吸引力。过了一会儿,他实在是招架不住了,抄手将刀白凤横抱了起来。快步走向里间,走向床榻。。。。。。。他想干嘛,傻子都知道,用提了。

  阮星竹见段正淳出去后,竟进了刀白凤的房间。心里“咯噔”一下。自语道:“靠!!!骚货发起总攻了。”

  她气冲冲的走到西厢房外,侧耳倾听,果然听见阵阵淫浪声从里边传出。此时她只想一脚踹开门,冲进去大吵大闹一顿,但一想,大闹一顿恐怕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那怎么办呢,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丈夫跟别人的女人风流快活吧。

  突然,灵机一动,计上心来。她快步向段誉的住处走去。到了段誉的房外,大声喊道:“誉儿,快出来,大事不好啦,大事不好啦。”

  段誉一听,一个箭步冲出门外,问道:“怎么啦,怎么啦,二娘?”

  阮星竹气喘吁吁的道:“你快去看看吧,你爸打你妈呢。我怎么拉都拉不住,你快去吧。”

  段誉道:“操!!!欺负我也就算了,还欺负我妈,我跟他拼了。”说罢飞奔而去。

  阮星竹抿嘴一笑:“哼哼,这下可有好戏看了!”

  '
继续阅读: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