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节 上市(七)
叶凡眼中寒光一闪,静静地看着刘江涛一言不发,气氛一时沉凝起来。

  刘江涛一掏出手枪便冷静了下来,可看着叶凡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心中的怒气又升腾起来:“地底下的那是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你这是对国家对人民不负责任!”

  叶凡挥了挥手,一道白光闪过,刘江涛手中的手枪便只剩下半截,看着已经汽化成一截的手枪,刘江涛脑子发懵。

  “尊敬的刘局长,请你的手下离开大楼吧!我不太习惯在枪口下谈话!”叶凡淡淡地对发怔的刘江涛说道。

  “所有人离开大楼!等候命令!”刘江涛出了一口气对着耳麦命令道。

  “请坐!既然刘局长来了,我们就谈谈吧!我本想找杨谆的!”叶凡不悦道,“不知我做了什么事让我们的刘大局长要毙了我?我怎么对人民不负责任了?”

  刘江涛环顾四周,不知那道光是从哪儿射过来的,问道:“刚才市郊是怎么回事?不要跟我说你不知道!”此时的他,尽管心震惊,但表面上他完全冷静下来。

  叶凡看了他一眼:“我想这不是今晚的重点!我只能说并没有人员伤亡!”

  “那好,大家直接一点!叶一是你什么人?近段时间你又到哪里去了?为什么星河智脑会入侵网络?星河智脑安全吗?这些是不是外星人来地球交给你的?”问完,刘江涛目光烁烁地看着叶凡。

  “哈哈!如果我告诉你根本没有什么外星人,你会相信么?”叶凡微笑地说道,“我只想说一句,星河智脑绝对是安全的!”

  见到叶凡自信的笑脸,刘江涛心中泛起一种古怪的感觉,他研究叶凡不是一天两天了,所有的照片中,便很少见叶凡笑的模样,他盯着叶凡看了许久,沉吟说道:“如果说不是外星人,怎么解释这一切?还有,你现在说智脑是安全的,又如何能证明他不会伤害人类?”

  叶凡一笑,说道:“我是来兑现给总理的承诺的!智脑是否安全,请你带叶一前去面见总理便会明白的!至于其他,时间将说明一切!对了,星河公司将由我的好友马力来经营,至于国家考虑怎么对待人工智能,那不是我的问题!”

  叶凡说完站了起来,对走进办公室的叶一挥了挥手,也不理会刘江涛,径直走出办公室,消失在楼顶走廊不见。

  看着像一堵墙般拦住去路的叶一,刘江涛不禁急道:“叶凡!叶凡!你到那里去?我还没问完呢!”正要追上去,大脑突地传来一阵刺痛,接着意识一阵迷糊,昏了过去。

  RST宇宙战机接上叶凡后,便停止了发射声频射线,向停留在万米高空的白银号飞去。

  杨谆气瑞吁吁地跑到星河大厦――刘江涛并没有安排车辆接应他,看到的影像让他大吃一惊,只见隶属安全部的特工东倒西歪地躺了一地,他正要冲进大楼,便见到叶一高大的身影,一手拎着他的顶头上司刘江涛从大楼里走了出来。

  “叶一?”杨谆瞳孔一阵收缩,“你把他们怎样了?叶凡呢?”

  “他已经走了,他们没事!”叶一一把将刘江涛向杨谆扔了过来,杨谆刚刚接过,便听叶一说道:“你如果想他们早点清醒过来,就一人泼一桶水,否则,只有等两个小时后自然醒来!”

  一人一桶水的事杨谆不敢做,好在支援人员马上到位了,淅沥的小雨不知何时停了下来,杨谆看了看沉沉的夜幕,将刘江涛塞进汽车,点燃一根香烟,眼前的叶一好像与几天前的叶一有所不同,感觉没有那么冷漠:“要来一根不?”

  叶一摇头:“我不抽烟。”

  杨谆眼中一亮,他是什么人?从叶一的一个动作他已经发现不同:“我说叶董你就不怕国家找你麻烦?”

  “叶董?你还是叫我叶一顺耳一点。”叶一怔然,“麻烦?国家的麻烦还不够多么?”

  “你以为国家的麻烦多便不找你的麻烦了吗?那个声明是怎么回事?公司真的要向小RB索赔1万亿?不赔怎么办?”

  “这些事情等见过总理再说吧!你明天把马力找回来吧,你和马力用掉了公司近千万的资金,能说走就走吗?”

  “我说,当初死胖子走的时候也没见你挽留吧?再说,那一千万不是有800万租了星河大厦吗?我可没拿一分钱!”杨谆眯了叶一一眼。

  “这是叶凡的决定!叶凡要你将潜伏在公司的间谍找出来!今后公司若与国家合作,希望你能协助马力将智脑及早上市。”

  叶一的话让杨谆捉摸不透――这变化也楞快了点吧?不过对自己而言应该是好事吧?看着后来的工作人员在车外有条不紊地将倒在地上的同事抬上车,杨谆不禁庆幸自己是跑步前来,不然自己同样得享受一顿‘大餐’了。

  就在叶一与杨谆交谈时,叶凡已经来到了白银号,透过船首巨大的舷窗可以清晰地看见脚下形状各异的云团,远处云海的边缘,一轮昏红的圆盘挂在湛蓝的天际,周围的云层印射得通红一片,而近处的天空依旧是蓝宝石一般纯蓝一片,一时红的蓝的白的各色光线交相辉印,叶凡一时有点痴了――无垠的宇宙星空又该是何等壮丽!

  “主人,我们先到哪里?”阿亚平静的声音响起。

  “我们先到神秘的月球!古人说‘白兔捣药秋复春,嫦娥孤栖与谁邻?’谁曾想今夜以后,我就可眨眼之间往返月球,真正是‘青天有月随时来,嫦娥以后不寂寞’?!阿亚你说以后星河公司来个月球一日游或是八大行星几日游,生意应该会挤爆掉罢?”说到这儿,叶凡心中不由浮现那曾经令人心动的翠绿风情,叶凡一怔――原来以为自己早就遗忘的人儿始终埋藏在他的内心深处!

  “可惜现在胖子不能来!”叶凡喃喃自语道,其实内心深处,叶凡又何尝不愿陈琳现在就在他的身边与他共享此时的激动与喜悦呢?“对他们而言依然是‘人攀明月不可得,月行却与人相随?’啊!”

  “主人?明月什么?”阿亚不解道。

  “啊?哦,那是诗仙的作品!不说了,阿亚,起飞!”

  “是!主人!请主人进入安全卡座!飞船将在5秒后抵达月球!”阿亚轻柔地说道。

  叶凡一步跨入身旁的卡座,自卡座的两边自动伸出几条金属触手,将叶凡牢牢固定,飞船的主离子引擎一声轰鸣,开始加速,因为地月之间的距离有限,白银号并未进行亚光速飞行,即使这样,叶凡还是觉得视线一阵模糊,身体传来一阵巨大的拉扯力,浑身血液一阵涌动,给人的感觉直欲破体而出!叶凡刚运起体术内劲,飞船已经停止下来,刚形成的拉扯力陡然一顿,叶凡感觉自己全身如遭重击!眼睛一黑,随之慢慢平静下来,视线也清晰起来。

  “阿亚,这是怎么回事?以我5级的体术能力怎么会出现这种反应?”叶凡顾不得察看船外的巨大星体,一边站起身来一边不解地问道。

  “主人,遵照你的指示,若减少速度,地球将会觉察到我们的飞船!因为你是第一次飞行,外加时间太过短暂,骤然一正一反的牵引力使身体的负荷成倍增加,才会出现如此反应!”阿亚不急不徐地说道。

  “这样啊,那若以地球人的身体强度岂不是永远无法适应飞行?”

  “以现在地球人的身体强度,飞船只能采取一级航速飞行。”

  “一级航速?那不是得要近1个小时才能到月球?”

  “是的主人,一级航速与地球人口中的第四宇宙速度相约,高于此速度将超出人体承受极限!”阿亚说道。

  “这就是月球的背面?”因为白银号离月球背面轨道很近,叶凡抬头便看到了月球表面上巨大的环形山口,他不禁想起了丑陋的怪兽!

  M国总统安全助理霍格夫心中恼怒万分,任谁在家庭聚餐时被人打扰都不会是件让人愉快的事,他不奈地接过电话:“亲爱的老托马斯,又有什么事?智脑入侵还是外星人入侵?”

  “哦,霍格夫先生,有时我不得不佩服你未卜先知的能力!我们设在夏威夷毛伊岛、佛罗里达的艾格林还有爱德华兹基地等多处陆基太空雷达发现了点有趣的东西,你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和五角大楼的费加上将在将军的会议厅等候你的光临!”现任CIA局长托马斯•金在话筒里说道。

  “什么?我20分钟后赶到!”霍格夫感到事不寻常。

  当他赶到五角大楼时,托马斯和费加上将还有其他的军方要员已经座在会议厅了,见所有人一脸凝重的样子,脱口问道:“什么麻烦?”

  “霍格夫先生,我们正等待你的确认!如有必要,我们希望与你一起,马上面见总统先生!”托马斯严肃地说道,“这是我们的电光深太空监视器在半个小时前拍到的照片,第一组是在中国的WH地区,当地时间凌晨2:15分;第二组是在万米高空,请大家观看!”

  说完,托马斯挥了挥手,会议厅的光线暗了下来,投影仪播放出了第一组照片:“在中国当地时间凌晨2:10分,我们的探测卫星发现该地区突然出现电磁场异常,2:15分,该地区发生强大电磁风暴,紧接着,一不明物高速移动到万米高空并形成一团可疑的带电云雾,2:45分,该云雾消失。”

  “这说明什么?”霍格夫疑惑不解。

  “我们的工作人员将通过望远镜拍摄到的深太空的景象,输入高能计算机通过景象对比,最后通过复制还原,形成了该云雾团在高速移动时的图像,先生们,你们看到了什么?”

  只见画面定格在一张图片上,那是一个整体呈椭圆形的物体拖着长长的一条慧尾般的光带在高空飞行的图片,会议厅内一时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在想这是什么。

  托马斯又说道:“大家知道,我们的这套监视网络功能十分强大,它能够发现在3万千米高空飞行的直径只有10厘米的物体!更令人震惊的是,在2:45分的同一时间,我们恰好有一颗卫星掠过月球,在月球的背面出现了相似的一团离子云雾,前后不超过10秒!大家看下一张图片――除了少了慧尾外,它与我们在万米高空发现的物体有何区别?先生们,月球背面怎么会出现一团云雾?当我们调整卫星的角度时,月球背面已经空无一物,先生们,这不能说明什么吗?”

  叶凡还是小瞧了地球各国隐藏的科技力量,除了事发国中国一直利用卫星监测外,全世界其他大国的太空监测系统尽管未能发现白银号的真实面目,但都或多或少地观测到了白银号高速飞行所带来的离子隔离层异状,这是有记载以来,官方能明确观测到的不明物飞行,一时各国政要不约而同地就此召开了秘密会议。

  '
继续阅读: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