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节 陈其海的调动
biqugu.net(笔趣谷无弹窗)提供高速文字无弹窗的小说,让你阅读更清爽,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陈其海心情沉重地从105医院走了出来。

  如果说这一切都是那位名叫叶凡的学生所为,就太不可思议了!而叶凡的事情还牵涉到总参二部,且惊动了中央首长赶来WH……陈其海想起自己听了女儿的话,导致叶凡的事情被学校定性为社会斗殴,自己是否在这件事情上过于草率了呢?

  果然,市委书记杨孝林来电话,通知他马上赶到省委开会,陈其海马上嗅到了其中特别的味道!哼,这只老狐狸,早就指望我犯错了吧?陈其海拿起电话,拨通了BJ老头子陈四九的电话。

  高杰从报纸上看见一条新闻――本市IT业龙头宏远高科将在今日在全国各大城市同时推出一款个人PC服务智能软件GS―1,不禁双眼一亮,也许可以在软件园看到科技展上那位女孩!

  一想起那不沾人间烟火般的容颜,高杰心中一片火热,高杰长期跟随沈教授从事研究工作,至今仍单身一人,他也有理想,有爱,也希望有一个梦想中的天使。

  高杰在宏远高科的销售展台前徘徊了很久都没有看见陈琳的身影,不禁有点失望。

  “妈妈!爸说上午到公司来接我一起参加展销的,可现在都要1点了,还没见人影,电话又关机,我……我……”陈电话里都有一点哭音了。

  “好琳琳,别生气了啊,你知道你爸的工作性质……”

  “可也不能这样呀!今天是人家的生日,都给他说了好久了!”

  “妈也给你爸去电话了,也是关机,应该是有要紧事情。妈妈答应你,审计局的同志们一走,妈妈马上赶过来陪你去!妈妈说话算话!”

  陈琳一等便是一天。

  GS―1是陈琳花了无数心力与二叔旗下的宏远高科软件工作室共同开发的,同时也是自己20岁生日的献礼。今天是这款软件推出市场的日子,陈琳早早的便来到公司,作为开发者的一员,看着自己的成果得到别人的承认,陈琳的自尊得到极大的满足。

  可是,早约好的父亲却大半天未见人影,陈琳的兴致很快消失无踪,到后来更是有点伤心,兴味索然地回到家,爸妈都没在,陈琳强忍心中的失落感,只觉浑身没劲,径直上楼睡觉。

  “老彭,我现在只有与你联系了,他二叔的电话又打不通,迟了我怕来不及……”

  陈琳正要进卧室,却听从父母房间传来妈妈的声音,陈琳好奇地走了过去。

  “其海同我说的也不是很详细,就随中央老总到BJ去了,只来得及和我说了几句话,事情好像与一个叫叶凡的W大学生有关,总参的人都伤了好几个,听其海说,怕是他要受到牵连,上头对青龙帮很不满……”

  陈琳只觉得脑袋有点发懵,难道妈妈、二叔与青龙帮有什么关联?不是说哥哥陈明不学好的吗?爸爸因一个叫叶凡的学生要受到牵连?

  陈琳不知自己是如何回到房间的,木然地坐在床边发呆。叶凡?怎么这么熟悉?对了,好像是那个被学校开除的同学,理由是因为参与社会斗殴……陈琳完全回想了起来――就是K大展览上与那个委琐的胖子一起的流氓!

  想着想着。陈琳突然惊醒了,难道说是自已同爸爸说了后,爸爸在什么场合提起过此时,才导致报社进行了报道,致使学校开除叶凡?而叶凡有很大的后台,最后中央都出面了?对了,自己这两天又是忙着GS―1,又是准备荆楚儿女形象大赛,听说学校又让那个叶凡返校了?

  想到这里,陈琳不禁是又惊又怒――如果爸因此受到牵连,无疑起于自己!我到要找姓叶的问个明白!陈琳不禁暗暗发誓,至于青龙帮的事,她却下意识的遗露掉了。

  啪!

  “好你个赵石!你以为与杨荣辉这只老狐狸搭上总理这条线,我便拿你们没办法了?我还没退下来呢!”说话的正是中央候补委员陈四九。

  陈四九对安全部1号首长以WH治内发生严重损害国家利益的安全事件为由,不经组织原则地请地方市长回J述职的行为气得浑身发抖!

  他非常清楚当中有其他的势力在不遗余力的推波助澜!可他此时偏偏无能为力,毕竟陈其海虽说是他的儿子,但陈其海在处理叶凡斗殴事件上确有调查不实的事实,在其管辖区内也确实因此发生了损害国家利益的重大事实!对此,陈四九对那名姓叶的学生也不由关注起来――整个事件是否是一个局呢?一名在校生是不可能发明如此先进的RB光电池的。

  陈四九久历政坛,不由陷入深思。

  BJ西山一间别墅内,一位精神矍铄的老者身着中山装,双手扶栏,双目凝望着落地玻璃窗外的红叶,久久不语。良久才轻叹一声:“真的是江山如此多骄啊!”

  “主席,此事牵一发而动全身呀!我建议还是慎重考虑为好!”之前一直静静地站在老者身后的赫然是受人尊敬的总理,随着总理开口,老人的身份也呼之欲出。

  主席沉默了一下,沉声问道:“东海的演习准备好了吗?你说那个叶凡真的能够完成智能弹的任务吗?”

  “原本演习早已完成准备,只是现在要为智能程序作一系列的调整,预计需要一周的时间。”说话的是军委第一副主席上将肖华。

  “我相信叶凡!”总理说有无比自信。

  此时一直伫立不动的老者却转过身来,以与他的年龄不相称的锐利目光看着总理:“你就如此相信他?”见总理点点头,主席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在叶凡的事情上你知道我是顶了很大的压力的!你们晓得很多人认为应该把他控制起来,再过两年,我们便要退了,在退之前,但愿小伙子不要太让人失望才好!”

  “至于陈其海嘛,这位同志不太像他父亲,原则性很强,肯干实事。叶凡不是希望到西北开家公司吗?我看可以调这位同志到XJ任个副职,协助李克波同志,他的工作我亲自来做。”

  主席喝了口水,接着说道:“老肖要安排好西北的人员,我看李向阳的心腹爱将王自强很不错,应该能胜任,到时候公司的一些智能化装备要优先由他们配备……”

  面对M国现今咄咄逼人的态势,西山别墅的灯光亮了大半夜。

  “琳琳,爸爸没事,我到BJ开个会,很快能回来!爸爸很抱歉没有参加你的展会?!但我相信我们家琳琳是最棒的!”陈其海打趣着陈琳。

  “那好吧!爸爸代我向爷爷问好!祝爷爷身体健康!”陈琳轻声说道。

  “爸爸知道啦!平时没见你问我身体健康……什么?啊,我没有说什么,爸爸是说快点让你妈妈接电话!”陈其海小声的嘀咕被陈琳听见,赶紧岔开话题。

  陈琳听爸爸还能开玩笑,心中一松――也许是妈妈反应过激,毕竟爸爸可能受到牵连也只是推测。

  正在陈琳放下电话时,突然一阵急促的“嘭嘭嘭!”敲门声响起,陈琳心中莫名一紧,“是谁?”“小姐,我是老彭!”陈琳松了口气,才打开门,两个人闪了进来,陈琳定眼一看,吓得正要惊呼,一支大手瞬间握住她的嘴,另一人转身“砰”的关上大门。

  “小妹别叫!”关门的青年脸色惨白,紧张地喝道,“婶婶在家没有?”

  陈琳拼命点头,彭姓司机见陈琳镇定下来,呼出一口气,倒地晕了过去,身下早流淌了一地的鲜血。

  “发生什么事了?发生什么事了?”此时,叶润虹跑下楼惊疑不定地问道,“陈明,怎么会这样?老彭是怎么啦?”

  “婶婶待会再说,我们先救老彭!”

  叶润虹和陈明手忙脚乱地将老彭的衣服掀开,只见老彭右肩膀上一个血洞,鲜血正不停地流淌。两人好不容易包扎好伤口,止住了流血,叶润虹严肃地问道:“现在可以说是怎么回事了吧?”

  “彭叔帮我挡了一颗子弹!”

  “什么?”叶润虹惊道,“是谁?”

  “嫂子就别问他了!是上面的人……”原来老彭刚好清醒过来,看了一眼一旁惊魂未定的陈琳,“有没有干净的衣服?我不能在这儿,小明在你这儿应该暂时安全。”

  陈琳反身上楼,拿来一件她爸爸的衣服,老彭点点头,一手接过,穿上就走。

  “老彭,你……没事吧?”叶润虹惊疑地说道。

  “我没事,死不了!车还在外边,我必须处理一下!”说完,老彭就消失在黑暗之中。

  Ps:工作之外,不觉中已完成了二十余章节,看到书友们对本书的支持,就是我自己也是较感动!很想回回贴,却因口拙,屡次不知说什么为好,仅此略表感言,尽管是处女作,但我会很努力的!

  '
继续阅读: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