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节 首长的愤怒
biqugu.net(笔趣谷无弹窗)提供高速文字无弹窗的小说,让你阅读更清爽,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陈其海坐在车内不停地思索:我在那儿听到过叶凡呢?从咖啡馆出来后,他正准备去参加女儿陈琳的GS―1软件发布会。这款软件是二弟陈其山的软件公司准备投放市场的,陈琳参与了其中的编程,因此女儿对此很上心。

  想起女儿,陈其海心中一突:是女儿提起过!对,就是女儿说的那名参与社会斗殴的大学生!近几个月因安全部门的动作,使当地有关政府部门很是注意社会治安问题,后来自己还在市委的一个会上批评过斗殴事件,好像报社还进行了报道。看今天王斌的动机,莫非……想到这里,陈其海惊出一身冷汗。

  正想与秘书说让他查一查后来政法委的处理后果,他的随身电话急促地震动起来。

  “什么?滨江路发生重大枪击案件?袭击总参特别工作人员?”电话是市委书记杨孝林打来的,可是内容却使陈其海心惊肉跳,他马上想起了王斌!

  “立即赶往解放军105医院!”陈其海心急如焚。

  驾车的司机一听,打开警灯,奥迪加大油门,一路风驰电掣,直奔105医院而去。

  刘江涛在专机上便收到了M国的声明内容,看着拿在手中的几页纸,一时觉得重若千斤,为什么自从开始“崛起”行动以来,倒霉的事都让自己给摊上了呢?自己招谁惹谁了?但他还是硬着头皮推开了老头子的舱门。

  “什么事?”安全部1号首长抬头问道。

  “这个,这个……老首长,这儿有一份资料……”

  “什么资料?吞吞吐吐的?给我看看!”1号首长接过资料,迅速浏览起来,越看脸色越平静。

  刘江涛在一旁是越看越心惊,他太了解老首长了,老首长脾气发得越大,便越没事;愈是平静,紧接着的可能便是狂风骤雨!

  “哈!反应满快的嘛!什么时候成了他们的技术了!老叶,你也看看!”1号首长抬头看见刘江涛紧张地站在一边,平静地笑了笑,“小刘,你紧张个什么劲!只要人在我们手里,M国佬还会玩出什么花样来?”

  刘江涛一脸诧异,挪了挪嘴,最终什么也没有说。

  “唉!刘局长,这是我们意料中事!年轻人总有冲动的时候,知道叶凡和他们接触时,我们便作好了思想准备了,现在情况还不算太坏!”商副总讲道。

  “哼!调动了几千人,耗时近3个月,最后反而让别人得了好处去,真的还不是太坏!所谓的24小时监听,叶凡是如何与对方联系上的?你们作了调查没有?是否叶凡手中还有更先进的人工智能?叶凡便真的是这些东西的发明人吗?他身后还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1号首长一激动,啪一声,重重放下手里的茶杯,“还有,明明查明叶凡是与马力一同参与科技展,将他确定为马力外的1号目标,为什么还会发生勒令退学的事件?地方政府不知道所谓的青龙帮吗?为何居然会有在警局门口行凶的事发生……?”

  “这还是我们号称能打硬仗的队伍吗?啊?就这样在你们的眼皮底下发生,在你们眼皮底下交易,刘江涛同志,我们还谈什么保家卫国?我们如何对得起人民赋予我们的权利?”

  “老赵,你就别发火了!事已至此,还是按我们既定的方案想法弥补吧!”商副总参说道,心中却有点隔岸观火的意思――在某此方面,安全部毕竟不如我们军情系统呀!

  1号首长又如何不明白商副总参的意思,火气不由旺了三分:“必须加强内部整顿!你下飞机后,由你负责,责成对应单位调查此篇资料中提到的四年前叶兰跳崖死亡一事,要一查到底,无论事件牵涉到何人,勿必水落石出!这是我们弥合叶凡的一个关键,也算还死者一个公道!”

  喝了一口水,不顾刘江涛苦着个脸,1号首长接着说道:“我不管你怎么做,青龙帮必须打掉!不管有没有后台都必须打!不能由他破坏人民政府的形象!袁婆婆必须由地方政府出面进行安抚,城管负责人及公安负责应承担相应责任!这几件事你刘江涛不给我办了,你就不要来见我了!”

  “是!保证完成任务!”刘江涛罕有地行了个军礼,正要再表一个态,只听机舱门外传来一声:“报告!”

  看两位首长没有表态的意思,刘江涛喊道:“进来!”

  “报告首长!刚刚得到地面消息,叶凡与总参王斌大校发生严重肢体对抗,王斌大校重伤,生命垂危!地方出动特警部队,已将叶凡收押,等候处理!”杨谆大声汇报道。

  咣铛!刚刚听到M国发表光电能源声明都不动如山的两位首长蹭一声站了起来,慌乱中撞倒桌上的茶杯而不觉:“什么?你再说一遍!”一旁的刘江涛也是一脸震惊地看着杨谆发呆!

  “首长!刚刚地面传来消息,总参王斌大校和三名部下不知为何持枪与叶凡发生冲突,王斌大校及一名部下重伤,生命垂危;另两名部下腿骨骨折,正在105医院抢救!地方出动特警大队,已将叶凡收押,等候处理!”

  安全部1号首长与商副总参震惊地对望一眼,急声问道:“持枪?生命垂危?那叶凡呢?”

  “叶凡安然无恙!地面报告说……说叶凡在王斌大校三名部下手枪包围中,击倒并重伤他们!”杨谆一脸古怪地说道。

  安全部1号首长与商副总参面面相觑,半晌无语。

  “啪!”商副总参一脚将面前的茶几踢翻,怒气冲冲地道:“胡闹!简直是胡闹!加速!马上通知飞机加速!谁命令他动用枪械?!我要毙了他们!简直是胡闹!一旦发生不可挽回的损失,谁来负责?这下如何与叶凡沟通!”

  1号首长半天才从震撼中缓过劲来,看着暴跳如雷的商副总参,心中好笑,嘴上却说道:“商老总啊!你还是部队那个臭脾气!小伙子没事就好,你不觉得奇怪吗?一名几天前还在读的大学生,却将几名训练有素的军人击成重伤,一般人能做到吗?叶凡啊叶凡,你究竟有多少秘密?”

  “啊呀!我热爱的WH!我亲爱的君君!力哥我终于回来啦!”马力走下飞机舷梯的一瞬,想到不久便会见到杨君,一时兽血沸腾。

  “皮痒了是吧?”杨谆狠狠地瞪了马力一眼。

  “你管我?我笑我颠我狂是俺的自由!我偏喊――啊!黄河,你好黄!啊!长江,你好长……”

  “你……”面对这个活宝,杨谆一时无语。

  “呵呵,小伙子兴致不错嘛!有没有兴趣坐坐老头子的车啊?”早已上车的安全部1号首长摇下车窗,笑着对马力说道。

  “啊?”马力正是看见领导不在,才忍不住将这几天的憋屈发泄一通,没想被领导逮个正着,一时赧然。

  '
继续阅读: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