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 青龙帮的刀片
biqugu.net(笔趣谷无弹窗)提供高速文字无弹窗的小说,让你阅读更清爽,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背心青年骂完却看到对面将手悄悄勾在一起豁然又分开的寸头青年和冯晓丹一起诧异地望着他,而叶凡却是真的睡着了,根本不知道自己遗忘掉的手提袋给许多人带来的震动,此时听到背心青年的国骂,扭头望了过来。

  背心青年马上变脸堆笑:“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做梦,嘿嘿,做梦!”

  却见叶凡看他的眼睛越睁越大,青年近几个月下是事业不爽的时候,正要着恼,叶凡用手指了指他后面。

  背心一回头,正看到一人站在过道外的卡座边,用手指头上夹着的刀片划破一学生的衣袋。

  许是发现这边有人看见了,刀片顿了顿,便又从容不迫的向目标衣袋划去。

  “呀呵,好!好!当你们家杨爷不存在啦?”背心青年眼中闪过一道精光,站了起来。

  刀片一听,转过身,瞄了一眼背心青年,抬了抬手,便又转身向已划破的口袋伸手拿去,嘴角还闪过一丝不屑。

  只见从过道两头分别走过一位大汉,来到叶凡他们的卡座边站定,一脸凶狠地看着背心青年。

  青年此时反而笑容可掬地坐了下来,“诸位原来是一伙的,跟你家杨爷说说混哪条道的?”

  当头的大汉上下看了看背心青年的神态,心想难道遇上同道中人了?

  “长江边上一条龙,哥们可曾听过?”

  “什么龙呀虫的?你杨大爷没听过,小毛虫到见到3条。”

  大汉脸色一变,当头一拳击了过来。背心青年偏头躲过,笑嘻嘻地说,“有话好好说,我们要讲究和谐嘛。”口里说着,手底下却不慢,说话间青年已反肘击打在大汉的肋骨上,借势站起来的一瞬间,一个上钩拳击打在另一个大汉的下颚,前后不过3秒,两个大汉气势汹汹而来,却在瞬间攻守易势,一个躺在地上衰号不已,肋骨不知断了几根;另一个更彻底,直接昏死过去,倒也干脆。

  “哇!你太厉害啦!”冯晓丹兴奋地脸蛋发红。

  此时,车厢内其他人早就惊动了。因正是午后犯困的时候,许多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有人过来围观,更多人站起来好奇的张望,叶凡看大家兴奋的表情多过惊惧,不禁摇头。

  刀片到也聪明,见势不妙,转身想遛。

  “站住,偷了东西还想跑呀?”却是姓张的青年站了出来。

  “你们想怎么样?告诉你,小爷我是青龙帮的人!”

  张姓青年显然听说过青龙帮,正待走出去的脚步一滞。

  “青龙帮的人又怎样?犯了事,我照抓不误!”然来是乘警及时赶到了,“这是怎么回事,嗯?”

  “警察叔叔,事情是这样的……”冯晓丹用她好听的声音,生动夸张地将经过讲了一遍,当然,说到背心青年时,两眼星光直冒。

  乘警上下打量了几眼背心青年:“兄弟,练过的?”

  杨姓青年呵呵一笑,“警官同志,庄稼把式,庄稼把式,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少给我嘻嘻哈哈,怎样?兄弟,人伤成这样,跟我走一趟吧!”

  青年无所谓地耸耸肩膀:“走吧。”

  “这么说来,是你最早发现的了?”乘警话锋一转,对着叶凡说道。

  叶凡心里咯噔一下,无奈地点了点头。自从叶凡得到外星传承(叶凡用了3年的时间才使自己相信这并非自已的空想)以后,原本老实怕事的叶凡更是小心冀冀,生怕有一天自己的秘密暴露后,被某些力量给抓来作小白鼠给切片了。

  乘警带走背心青年及刀片时,刀片望向青年及叶凡阴霾的眼神,尽管让叶凡有一种事情还没有结束的感觉,但他还是长舒了一口气,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哼,胆小鬼!”冯晓丹对着叶凡翻了个白眼。

  原来,叶凡面对乘警的表情动作,落到冯大小姐的眼中,使她觉得鄙夷。

  “你就算了吧,毕竟每个人都的自己的行为准则,就算有人不站出来,我们也不能干涉呀!”张姓青年说道。

  “哼,有的人呀――我就是看不起……”

  〈〈〈〈〈〈〈〈〈〈〈〈〈〈〈〈〈〈〈〈〈〈〈〈〈〈〈〈〈〈〈〈〈〈〈〈〈〈〈〈〈〈〈〈〈〈〈〈〈〈〈〈〈〈〈〈〈〈〈〈〈〈〈〈〈〈〈〈〈〈〈〈〈〈〈

  当叶凡背着自已从高中背到大学的帆布背包站在武昌火车站台时,看着熙熙攘攘的人流,或是进站的,或是出站的,各自或背或拉着自己的大包小包,有人高声呼喝着什么,有人一脸紧张地急走而过,有人拉着接送自己的亲人在说着什么,有人一脸不奈催促着身前的人,有人神态倨傲地站在站台上看着你推我挤的人群……一时不觉痴了。

  或许只有此时,叶凡才感觉到自己是真实的生活在这个国度,自己才是那个会为偶尔在老家的山上挖到一根野生天麻而欢呼不已的少年,才是那个在养父的荆条下用自己并不结实的肩膀护住哭泣的小妹的少年,而不是生活在虚幻之中。

  站在叶凡身后不远处的冯晓丹看着这个火车上结识的同乡突然表现深沉起来,不竟一呆。这个有点黑黑的同乡还真是个矛盾体啊!当与自己赌气先离开2天返校的男朋友张宇突然出现在自己所坐的火车车厢时,自己还以为眼花了呢。谁知该死的张宇明明上车了,还故意气我,跑到对面卡座坐起,还作弄地对我眨眼。可这时,叶凡这个傻蛋还以为我在看着他呢,真有趣。随后自己与叶凡说笑,哼,张宇个死人还不是眼吧吧的跑过来?

  “丹丹,我们走吧,外公派司机小孙来接我们了。”

  “好吧!”冯晓丹回望了一眼叶凡,张宇以为冯晓丹要捎上叶凡,轻声说道:“别管这个小子了,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以后可能不会再见了。”

  冯晓丹轻叹一声,情绪一下低落下来,任张宇拉着自己的手向出站口走去,她没看到张宇眼中闪过一丝不悦。

  叶凡正掏出钥匙准备开门,606号寝室的门一下从里面打开了,开门的是安徽同学马力,马力穿着个短裤,光着上身,肩上搭着条毛巾,一看是叶凡在门外,咧嘴便笑了:“落叶,你回来啦?这个鬼天气,还让不让人活了?人都要闷熟了。”

  叶凡心头一热,马力是叶凡有数的朋友之一:“是啊,天气是热。我6点半的车到的。”

  马力狐疑地瞟了一眼叶凡,“天气是热,可我咋看你像没啥感觉呢?”

  叶凡一听,心里一下就紧张起来,“糟了,在老家身体强度达到2级后,自己真的好像一点也没觉得暑热呀?”一是因为他达到2级为时尚短,二是他为那个所谓的小型太空战舰给整的,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的身体状态与别人有何不同。

  叶凡一紧张,额头的汗一下子冒了出来。

  “哈哈,看你个竦样!快去把衣服脱了,咱们去冲凉。”马力一把接过叶凡肩上的背包,“听说中秋节K大要在科技展览馆搞迎新生科技展览,好歹咱们与K大做了两年邻居,咱也去看看他们学校所谓的高科技!”

  “嘿嘿,有些人不学无术,偏偏说去看科技展览,我看呀,是去看美女展要实际的多吧!”

  “他×的,苏鹏飞,老子就是看美女也是正大光明地看,我可做不出喜新厌旧的事!”

  “矮脚马!你不要乱抛蹄子!谁喜新厌旧来着?”苏鹏飞脸色铁青。

  “你们别吵吵了,烦不烦呀?”说话的是606室的室长――李联生,因他的父亲是WH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的副局长,李联生在学校都是横着走的类型,何况在小小的606室?

  叶凡冲马力摇摇头,马力不忿地嘟哝了一句,放下包,自行去冲凉去了。

  李联生冲叶凡点点头,自顾自的打他的网游。苏鹏飞对叶凡毫不理睬,躺在凉席上发呆。

  叶凡在606一向是沉默份子,想到即将回到自己熟悉的规律生活,不禁生出几份期许来。

  '
继续阅读: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