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 同行
biqugu.net(笔趣谷无弹窗)提供高速文字无弹窗的小说,让你阅读更清爽,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叶凡的生活极具规律――

  每天凌晨3点钟准时醒来,静静地躺在床上整理脑子里每天冒出来的知识,这些知识或是某些方面的理论,又或是些莫明其妙的公式,再或是不知何种语言体系的文字……叶凡每天要这样躺在床上整理2个小时;5点准时悄悄起床,10分钟洗漱后去校外东湖跑步,如果有人注意的话,每天清晨7:30准能在叶凡就读的W大校门中看见他返校的身影,8:00准能看见他坐在教室开始一天内三点一线(教室-图书馆-食堂)的生活。

  在十万莘莘学子中,叶凡就如同大海中的一点水滴,平凡的不能再平凡,正如父母亲给予他的名字一样――凡。只有身为当事人的叶凡才能深深品尝其中的忐忑与无奈――3年前,当他从车祸事故中醒来时,他的大脑中,突然冒出一组数据:身体强度―0级,精神强度―0级,脑域开发―8%,低级智慧生物,危险系数0……无尽的恐惧瞬间将他淹没。

  当他昏昏噩噩离开医院时,门口值班的小护士用可怜的眼神看着他:“可怜孩子,被吓傻了……”

  “叶凡,叶凡!想什么呢?”一阵清脆的声音将叶凡从迷茫的记忆中拉了出来,回过神来的叶凡转头便看见一张微嗔的脸庞,一时之间,身周一切嘈杂的声音全部灌入耳中,叶凡无声地苦笑,一时走神竟忘了现在还在火车上,忘记坐在自己正对面新结识的同校老乡。

  “对不起,实在对不起,刚刚想起一些事情,有点走神啦。”

  “真的吗?”冯晓丹一脸疑惑地看着叶凡,“嘻嘻,是不是在想女朋友啊?她肯定很漂亮吧?是不是我们W大的?和你是同班的?不对呀?哪便是同级的?高年级的?哦,低年级的……”

  “停、停、停!我真是被你打败了!我有说过是在想谁吗?我服了you!”

  对面的老乡长着一对大大的眼睛,瓜子脸,白白净净,一头长发,配上一米六左右的身材,典型的城市女孩子,自从上火车坐下后,便用一双灵动的大眼盯着叶凡的脸看个不停,当时便搞得叶凡不自在地伸手摸着脸孔疑惑地说:“噫,这是我的脸,不是镜子呀!难道上面照着一只乌龟?”说完叶凡自己都吓一跳――自己平常可不会对女孩子这样说话,想到这里,叶凡一时惴惴。

  果然,对面的女孩一下涨红了脸,正在叶凡以为对方要生气时,却听“扑哧,我在看――乌龟!”却是对方看叶凡惴惴不安的样子,不仅没有出现叶凡想象的反映,反而开始调侃他了。

  叶凡放松的出了一口气,可他很快便后悔了。在接下来的半天里,女孩一刻不停的说话,叶凡可以负责任的说,他上一年内说的话都没有这半天说的多。很快,叶凡的家底便被彻底抖出。对面的女孩叫冯晓丹,与他同是W大的学生,大一,与他是同乡,只不过她家是在市区而叶凡家却在山区而已。

  正是因为说到今年暑假生活,叶凡不知不觉便想起自己在大学这一年的改变。

  “哪你是在想什么?你可不要告诉我你在想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或是达尔文的进化论。”

  “哈,我还真的在想进化论。”3年来,叶凡对自己大脑中不断多出来的知识进行多方查证(当然只限在网络上印证),叶凡怀疑是否是某个倒霉的外星人的灵魂穿梭时空与自己融合了,有时,也只有网络玄幻中的情节才能解释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谁能告诉他,当他在学生食堂吃饭时,脑子里突然出现的“初级人工智能源代码……”又是怎么回事吗?

  “哼,不说便算了。”一直表现活泼的冯晓丹突地沉静下来,扭头看着车窗外飞驰而过的景色发呆。

  叶凡动了动嘴唇,终于没有开口。

  随着自己暑假在老家山区的锻炼及静休,自己的身体强度已经达到了2级,突破了近一年来的状态;而精神强度则始终维持在0.2级水平,到是脑域开发度达到了15%,是自己大脑第一次检测数据的1倍了。

  这套锻炼及静休的法则是自己依照脑中闪现的知识整理思考出来的修炼方法,自从自己的各项生理指标提升后,脑中的远超现代的知识便多出了一部份,体系也趋于完善,物理,化工,能源科学,生命科学,生物科学,星体学,宇航,人工智能等,从自然学科到技术与应用科学,尽管都是所谓的初级基础知识,但几年来,叶凡在学校图书馆及网络上能搜索到的目前人类最前沿的学科知识都与脑中的知识体系相差甚远。就在叶凡准备返校的前2个星期,他脑中突然闪现出一艘小型宇航战舰在无尽的星空中巡航的画面,接着便是无数张图纸,直到上火车的前夜他才确认这些图纸便是这艘长约800米,宽约500米,高约100米的所谓小型宇航战舰的结构图。其中的离子发动机技术便是人类目前的知识体系所无法想象的。

  正在叶凡神游物外时,他精神似有所感,一个人的声音适时响起:“请问美丽的小姐,这个座位有人坐吗?”一身合体的白色短袖衬衫,青色西裤的寸头青年温文尔雅地站在过道中,对着冯晓丹面带微笑。

  “哼,你爱坐不坐!又没人勉强你!”冯晓丹扭头看了一眼寸头青年,又偏过脸去,看着窗外。

  “谢谢!”青年似乎并未着恼,施施然地在冯晓丹身边坐了下来。

  叶凡以为冯晓丹还在生自已的气,又在迷惑为何对面的座位一直空着之际,青年面带嘲弄的对叶凡笑道“嗨,同学怎么称呼呀?”

  “我叫叶凡。”

  “然来是叶哥,我姓张。”青年顿了顿,补了一句,“谢谢你!”

  叶凡正觉得青年谢得莫明其妙时,冯晓丹不高兴的哼了一句:“哼,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青年顿时哑然,叶凡无奈地对青年笑笑。坐在叶凡旁边的一上车便装睡的背心青年睁开双眼,瞟了一眼卡座的三人,正要说点啥,不料冯晓丹一瞪眼,赶紧又闭上眼。一时之间卡座内的四人都沉静下来。

  〈〈〈〈〈〈〈〈〈〈〈〈〈〈〈〈〈〈〈〈〈〈〈〈〈〈〈〈〈〈〈〈〈〈〈〈〈〈〈〈〈〈〈〈〈〈〈〈〈〈〈〈〈〈〈〈〈〈〈〈〈〈〈〈〈〈〈〈〈〈〈〈〈〈〈

  啪!

  国家安全部1号首长办公室,安全部的1号首长狠狠地将手中的资料拍在桌子上,半响才表情沉痛地说道“同志们,2个月,2个月呀!”1号首长顿了顿,说道,“刘局,集合我们在WH市厅、局十多个处室机关的所有力量,2个月都没有结果,我们的方向是不是搞错了?时间不等人呀!今天接到机要局信息,一个星期前,从M国弗吉尼亚起飞到中国WH市的一个商务考察团中,有两名疑似CIA(美国中央情报局)成员;而3天前,2名疑似老毛子的FSB(俄罗斯联邦国家安全局)成员到达WH市,下塌东湖宾馆,难道说信息已经外泄了吗?你说我们的人员这2个月都在干什么?”说完,1号首长疲倦地坐了一去。

  被点名的是安全部反间谍情报局局长刘江涛,此前他正在心里嘀咕:“此次代号‘崛起’的行动好像与间谍无关吧,怎么就让我给摊上了呢?”此时见1号首长点名了,便不得不认真对待了。

  “老首长,您看,最早发现手提袋的时间是5月28日,发现地点是武珞路背后的大学路街面小吃店,因店主对当天就餐的人仅有大概印象,一般就是高校师生,具体是谁遗忘了自己的手提袋,店主也不清楚。当杨谆到店内吃面离开时,店主才看见手提袋在杨谆就餐的桌子边,以为是杨谆的,便交给了杨谆。于是我们将主要目标放在附近院校。当天是周末,正是大学生外出高峰期,而在武珞路上,知名大学便有WH大学、WH理工大、中国地质大学、华中K大等近10所大中专院校,其中,仅W大便有在校教职工及学生5万余人,其中,两院院士100余人。鉴于手提袋内的资料涉及的科学构想及复杂公式,我们首先将目标圈定在两院院士身上,然而将所有大学院士调查完毕无果后,我们仅有采取调查走访与笔迹比对相结合来锁定目标。此两项工作的工作量……”说到这里,刘江涛望向1号首长的目光充满无助。

  “行啦,在座诸位都明白此次行动对我们国家乃至整个民族的意义,多的话我就不讲了,现在,我命令……”当刘江涛走出1号首长办公室时,心中早将发现手提袋的反间谍情报司杨谆骂了个狗血淋头,当然对写下这些公式的主狠狠地祝福了一翻:“这到是算什么?要写如何实现光电转换核心晶体制造技术吧,你就写完吧,偏偏写一半,可这一半吧,经中科院验证,若能实现,光电转换效率将达到90%以上,用此种理论制造1块电池费用也将控制500RMB以内。想想吧,不久前,M国DZ仪器公司和SCEG公司宣布,它们开发出的最新的光电电池,变换效率只有8%―10%,每发一度电费用也可降到14美分左右,虽说太空及军事用途的光电电池光电变换效率可达36%,可是普及到生活中,谁人用得起呀?你要写公式吧,写便写吧,一个公式你写那么长干嘛?长到一个公式要2-3页纸就是你的不对了,偏偏中间还有好几页被杨谆那小子给扔了……”想到这里,刘局长便想骂娘。

  此时,远在从ES到WH的L780次列车上,一直装睡的背心青年突然连连打了两个喷嚏,开口便骂道:“狗×的,谁又在骂老子?”

  '
继续阅读: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