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biqugu.net(笔趣谷无弹窗)提供高速文字无弹窗的小说,让你阅读更清爽,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席炎麟不知道时间度过了多久,只知道当宫女太监们闯进来的时候,怀里的人已经没有丝毫的反应。
    冯太医带领着一众太医跪了下去,“皇上,您节哀。”
    小札子抹了抹眼泪,他还是第一次看见皇上那么伤心。
    “不,霓裳没有死了,她还活着!”眼泪不知道什么时候爬满了脸颊,席炎麟抹了一下,手掌满是湿润。
    太阳落下,又复升起。
    席炎麟抱着霓裳,整整抱了一夜,下巴抵在女人的肩膀上,抽搐得不断哭泣。
    “霓裳,你再睁开眼睛,看朕一眼。”席炎麟的神情看不清楚,浑身围绕着伤痛,那种悲伤的气氛让人窒息。
    整整三天,席炎麟不吃不喝,任由群臣多次劝谏,他也没有松开抱着霓裳的手。
    他害怕只要一松手,霓裳不止心不在他这里了,连人也没了。
    身体颤抖得厉害,席炎麟眼前一黑,心里好像失去了什么,空空的。
    ——
    席炎麟整个人都陷入了癫狂,吩咐人打造了一副玄冰棺。丝丝冷气烟雾缭绕,霓裳的尸体静静的躺在里面,没有悲伤,那么安详。
    “皇上,您已经守在棺木边一天一夜了。”小札子伤心的抹了抹眼泪,自从鲛人霓裳死去后,皇上就变得神不守舍,早朝也不去了,每天就守在棺木边,好似等着里面的人苏醒。
    “小札子,你告诉朕,霓裳还会醒来的是不是?朕对不起她,朕这些年到底做了什么……”
    小札子很想告诉皇上,人死不能复生,又怕伤害到他,忍住没有开腔。
    席炎麟无法接受霓裳离世的事实,面上毫无波澜,心里却痛到了极致。
    小札子端来了饭菜,“皇上您多多少少吃一口吧。”
    “朕不想吃。”
    冯太医看了也焦急心痛,不顾杀头之危抓住了席炎麟的手腕,为他诊脉。
    就在手指触碰到脉搏的那一瞬间,他整个人愣住了。
    这……这怎么可能……
    “皇上,您的病好了……”
    不但好了,身体也恢复到了巅峰之势。
    这简直是个奇迹。
    席炎麟就像是受刺激一般的缩回自己的手腕,他吃了鲛人肉,怎么可能不好,一想到霓裳临死前的诅咒,他便觉得喘不过气来。
    “不!朕不想这么悲痛的活着,朕要去下去陪霓裳……霓裳一个人在下面,肯定很孤单很害怕。”眼眶微不可查的红了,席炎麟这才发现,没有霓裳的世界,是那么空洞,那么的让他撑不下去。
    之后几日,席炎麟便开始了绝食。
    可他的身体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倦意,他仿佛感受不疲惫,更加感受不到疼痛。
    几次从高楼上摔下去,到了第二日,他便可以下床走路。
    自从那天以后,席炎麟再也不会生病。
    冯太医刚跟随着小札子进殿,就看见席炎麟手里拿着瓷瓶,而那瓶明显是太医院秘制的毒药。
    “皇上,您想做什么!你把毒药放下!”
    席炎麟什么都听不进去了,麻木,沉重,压抑,充斥着他的内心,他想念霓裳,想念的快要疯了!
    掀开瓶塞,席炎麟整瓶喝了下去。
    冯太医和小札子想去抢,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一群太医宫女悲痛的守在床边整整一夜,床上的男人睡得很安详,没有丝毫的烦恼。
    就在大家都以为席炎麟会就这么去了的时候,第二天早上,那双紧闭的眼眸缓缓的睁开了。
    “为什么!为什么朕死不了!”席炎麟气急败坏的摊在床上,整整一瓶毒药,那可是宫廷见血封喉的毒药……可对于他,竟然丝毫起不了作用。
    心脏被割刮般的疼。
    他脆弱的抱住自己的膝盖,霓裳,这就是你给予朕的报复吗?
    想死,却不能死。
    永远孤独的活着。
    席炎麟快要喘不过气来了,悲痛压满了他整颗心脏。
    
'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