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biqugu.net(笔趣谷无弹窗)提供高速文字无弹窗的小说,让你阅读更清爽,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冯蕴离笑容一僵,欲言又止,“皇上……”
    “怎么了?”
    “皇上,您一直认为是皇后娘娘救了您吗?”冯蕴离犹豫着说道,有几分不确定,一个想也不敢想的假设浮现在心中。
    “自然,当年若不是芸儿将朕从海底捞起,朕怕是早已魂归天际。”
    冯蕴离犹豫半响儿,最后说道:“可皇上,上官家的那位小姐并不会水……”
    如同雷轰电掣一般,席炎麟呆住了,稳住慌乱的心神,“太医,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上官家乃是悠禹城的名门望族,皇后娘娘当年惧水,更是城内众所周知……”
    席炎麟久久不能回神,那句惧水,久久盘踞在他的耳边,怎么可能!芸儿怎么可能不会水!当年她亲口告诉自己,是她将他从海底救起!也是她说,她喜欢他,叫他无以为报,便以身相许……
    席炎麟顿时目瞪口呆,好像头上被人打了一棍似的,闷声的痛……
    不是芸儿救的他,那么,救他的人是谁?
    “冯太医,你确定没有骗朕?你可知欺君之罪有多严重!”
    冯蕴离淡定的诉说着,“皇上,微臣活了一大把年纪,这点分成还是有的,您若不信,大可派人去悠禹城查一查。”
    席炎麟气愤的拂袖,“朕一定会查!”
    可心情波澜起伏,却无法平静……
    内心有一个声音,不断的拒绝着相信,不可能的!救他的人怎么可能不是芸儿!
    脑海中浮现出霓裳的身影,他的心像掉在冰水里,一股热血直冲到头上,脑袋嗡嗡地响起来。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
    席炎麟独自在御书房待了一个多时辰,期间,吩咐了暗卫,暗中去查关于三年前他的落水案。
    “皇上,今晚还要翻牌吗?”小札子低着头说话,双手捧着各嫔妃的牌子,异变帝王挑选。
    席炎麟的心绪久久无法平静,迫切的想找到一个宣泄口,让自己平静。
    “去朝凤殿,把牌子撤了吧。”抚了抚龙袍上的皱褶,席炎麟站了起来,无论如何,他都会弄清楚事情的缘由。
    刚下金銮轿,一道宫女凄烈的惨叫震破天际,伴随着茶碗落地的破碎声。
    “混账!连端茶递水都做不好,来人,给本宫杖打她二十大板。”
    熟悉的声音中,带着与往日不同的狠辣恶毒。
    席炎麟微微蹙眉,毫无疑问的辨认出了上官芸儿的声音,宫女刚想去通报,便被席炎麟抬手阻止,“不要惊动殿内的人。”
    宫女被男人阴鸷深沉的眼神,吓得浑身一颤,唯唯诺诺的站到一边。
    跨进殿门后,席炎麟一眼看见了平日里小鸟依人的女人,盛气凌人的坐在主位上,语气是趾高气扬的狠辣,“打!给本宫打到她认错为止。”
    五官,仍旧是席炎麟所熟悉的五官,可如今,那张脸却仿若陌生人般,令席炎麟难以辨别。
    在他内心深处,上官芸儿一直是善良美丽的化身,没有一丁点的污垢。而现在,那个虚幻的假象,好似露出了马脚。
    心口闷疼。
    小宫女叫得凄惨无比,鲜血从她的股间流出,嘴里哭喊着的求饶。
    “娘娘,奴婢再也不敢了,求求你放过奴婢吧……”
    “是奴婢手脚不够利索,惊扰了娘娘,一切都是奴婢的错,求娘饶奴婢一命……”
    上官芸儿淡定的喝着茶,眼神斜晲了她一眼,轻蔑的说道:“若是本宫饶你一次,别的奴才再犯,本宫是不是也要再继续饶了他们?打!今天本宫就要让所有人看看,惹怒本宫的下场!”
    恶毒的嘴脸,针扎一般印入席炎麟的眼帘,他只觉得呼吸困难,里面的那个女人,当真是他恩爱呵护了三年的小女人吗?
    “皇上,我们要进去吗?”小札子小声的询问,也看出了皇上心境波动极大。
    席炎麟松开了紧握的拳头,转身离开,“我们走吧,记住,今晚朕来朝凤殿的事情,不准泄露出去,违令者,斩!”
    现实给了席炎麟重重一击,他想起了冯太医的话,可无法接受自己宠爱了三年的女人,私底下竟然还有这副恶毒的嘴脸。
    “传令下去,暗中彻查关于皇后娘娘的日常生活,朕要全部的明细清单,巨细到皇后娘娘每日食用过什么、说过什么话。”
    心中仍有一丝希望,希望今晚只是自己的错觉。可一种被欺骗的感觉,盘踞于心,无法驱走。如若上官芸儿真是恶毒心肠,那么,这个女人到底隐藏得有多深?
    
'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